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1)

1492063431:

全员,偏向osochoro之外没什么CP感,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友情向吧【但速度的感觉也不太强烈,因为回头一看才发现忘记写感情线了,算了!



剧情狗血,日常流水账,各种OOC



非六胞胎设定,分为三个不同的家庭,大概都姓松野吧反正同人就是这么神奇的世界



1&2为双胞胎,3&4为有年龄差的兄弟,5&6为双胞胎【其中4,5,6都在念小学,可能有些非腐向数字?两人只是毛茸茸摸上去软乎乎的小朋友之爱<----肥肠纯洁



可以接受这样的设定就继续吧



1.


自从轻松和一松俩兄弟搬进公寓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各方面的事情终于走上了正轨,经过了不少摩擦,轻松才将工作和必须完成的家事安排得妥妥当当,不会再像刚开始那样手忙脚乱。虽然破旧的老式公寓住起来没有过去自己家独门独栋的房子来得舒适,但为了念小学二年级的一松更方便上学,轻松也是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这个合适的房间。现在弟弟只要穿过两条马路就能到学校,而对于作为哥哥的轻松来说,多了一份打工之后,他的一天总是开始得很早,结束得很晚。



尽管前一天晚上工作到很晚,他还是会在六点多起床,处理完自己的事后,一遍又一遍的叫弟弟一松起床,一边做着早餐。大约要吆喝上半小时,一松才不情愿钻出被子,气鼓鼓的去洗漱,因为年纪尚小,不知要如何处理起床气,一直要到喝下热汤,绷紧的小脸才会缓和下来。



一个月以来,兄弟俩的每个早晨都是如此,他们沉默的吃完米饭,酱菜和味增汤,一松收拾自己的碗筷,小心的放到水池里,接着他背上书包,闷闷的说上一句‘我出门了’。轻松会走到门口郑重的对他说‘路上小心’,而今天除了这句话,他还尤为仔细的提醒弟弟要把遗忘在学校的运动服和运动鞋带回来清洗。



一松站在微微打开的门前朝他点头,天色尚早,冰凉的白光从门缝里透进来,照在狭小的一居室里。轻松时常站在门口看着小小的一松转身离开,在铁质的门发出‘嘭’的一声之后都无法移开视线。有时他会出神的看上很久,直到逐渐灿烂起的阳光从气窗倾泻进来,落在双脚前,他才直起身子。没事的,今天的天气很好,他望向窗外干净透彻的天空,深深呼吸几次,硬是振作起精神。



接下来真正的工作要开始了,早上十点到下午五点是第一个打工,他必须在出门之前做好一松的晚餐放进冰箱,这样弟弟放学回家用微波炉加热一下就能吃了。晚上七点到午夜零点是第二个打工,如果时间允许,他会在第一个打工结束后回家照看一下弟弟,要是天气不好,比如下雨会影响交通,那样的话就没那么多的时间了,轻松会直接去第二个打工的地方,但也不会忘记打电话回来,嘱咐一松锁好门,早早的睡觉,让他把学校的通知或者是不明白的作业放在桌上,自己回来会仔细看的。



但一松从来没有留下他不会写的作业,好像是要体谅辛苦工作的哥哥,连学校的事都很少提起。一松生来内向,搬到这里之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轻松知道这是一段艰难的日子,但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仅仅是维持现状就几乎让他筋疲力尽了。



拿出储存在冰箱里的生鲜蔬菜,再打开电视,这是轻松为数不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听着电视里的早间新闻,挽起袖子开始做饭。广告音乐配上切菜所发出的‘嚓嚓’声让他的心情放松起来,说起来可能连轻松自己都不会相信,现在对他而言做饭倒成了一种娱乐,之前也觉得去超市买便当比较方便,但和偶遇的主妇交谈之后,才知道如果在超市打折时段去买食材会更节省一点,而且,自己做饭的话也更营养健康。



多少都是钱吧。轻松对自己说,能省一点也好,现在最缺少的就是这东西了。所以,今天也趁着五点半的打折时段去买些鸡蛋什么的回来吧。他计算着下班的时间,想着自己应该能赶上那班地铁,这时,从对着走廊打开了一半的窗户后伸出一只手,偷偷的抓起一块刚炸好的藕片。



“喂!”轻松猛的拉开窗户,果不其然的看到了熟悉的脸。果不其然是那张熟悉的笑脸,被当场抓包的尴尬抵不住从眼睛漏出的狡猾,在轻松问出‘你在干什么之前’,他先把手里的食物塞进了嘴里。 



“新鲜出炉的超好吃耶,面糊有调过味道吧?”



啊,又来了,这个专偷食物的惯犯!轻松满腔怒火,但对着眼前做了坏事还笑得如此坦然的脸,他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大叫对方的名字,“松野先生!”



“叫小松就好了,不是说了嘛,小松就好。”



轻松气得用力关上了窗,这个姓松野叫小松的家伙就住在隔壁。也不知是做什么工作的,似乎整天都待在这栋公寓里,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总能时不时的在电梯里,在大门口或者是回来必经那条路上遇见他,打着哈欠无所事事的他,满身酒气的他,从小钢珠店出来的他,或者是在路边摊上吃着宵夜喝着酒的他。



“喂,差点夹到我哎,不做点补偿吗?提醒一下,我早餐还没有吃哦……”



对方还在门外纠缠,轻松不去理睬他,自从自己搬进来,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次,总是在自己把做好的饭菜放在窗檐上凉着的时候闻着味道而来,最早是半个卤蛋接着是竹荚鱼,煎蛋……还以为住高层不会有偷吃的猫咪,没想到竟然遇到这么无耻的邻居。



“请不要太过份了,小松先生!”



隔着薄薄的毛玻璃,轻松冲着窗户喊,他不敢把话说得很重,有传闻说住在这里的松野兄弟是在黑道上混的,哥哥小松好像是放高利贷的,弟弟则是帮着要债的打手。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想到这个笑起来露出整齐牙齿的年轻人可能会从事那种职业,轻松也不敢掉以轻心。



虽然他看起来不像,但那个弟弟倒像是那么回事,总穿着铆钉皮夹克,背后印着骷髅,天黑的时候也戴着墨镜。搞不好还真是出来混的,轻松觉得自己必须提醒一松小心些,尽量躲开这对双胞胎兄弟。



“话说回来,小哥你真的已经从高中毕业了吗?看起来不像啊……但挺可爱的,今天的制服加围裙,看起来很年轻呢!”



话题突如其然的就变了,轻松更加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因为怕冷穿着高中时代的体育服,到处可见的土气拉链衫。做饭围围裙倒是习惯,但这围裙也只是样式简单的素色款,怎么看都和市场里卖菜的一样,这两样东西相加怎么都算不上可爱吧?



他咬着下嘴唇等了一会儿,听到逐渐远去的脚步声之后再打开窗,走廊上的人已经消失了。轻松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他不想和邻居建立起太亲密的关系,不希望关于自己的某些事被发觉。



九点半准时出门,这时上班的高峰刚过,车厢里有几个空座,他还能坐下来小憩一会儿。白天的工作很紧张,必须绷紧神经才能保证不出错。到了下班一放松,疲倦感立即涌上来,但这会儿可没有让他休息的机会了,他在拥挤的车厢里强打精神,然后跑进超市里和大婶们抢夺打折的肉类和鸡蛋。



提着两袋食材走回家的时候才刚过六点,但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远远的,他看着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曾几何时,也有那么一盏灯为他而亮着,但现在,虽然那个家里的灯也会亮起,但等他的只剩下了弟弟一松。



……也不知道一松要怎么处理运动鞋和运动服的事。



想到弟弟一松,轻松不免想到了运动服的事,昨天上班时一松的班主任打来电话,说是一松有好几节体育课都没有带运动服和运动鞋来换。轻松没法立即送去学校,只能道着歉保证会提醒弟弟注意。但是回家找了找,并没有发现那些衣服和鞋子,他猜想弟弟可能是把它们弄丢了,因为现在家里经济拮据,怕被责骂所以当晚轻松问起衣服在哪里,要趁着天晴洗晒的时候,一松还嘴硬,说是忘在学校里了。



如果真的能拿回来,那自己无话可说,但要是丢了的话,就让他用自己的零花钱去买吧。反正即使是在父母出事后,不得不背上一大堆债的情况下,也没减少他的零花钱,照那小子的个性,应该会存起来吧。轻松走进电梯,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在按下楼层按钮的那瞬间,他突然觉得,要是妈妈还在的话应该能处理得更好吧?



旋即他又摇摇头,提醒自己不该去想这个。年代久远的老式电梯上升得很慢,轿厢里的日光灯无精打采的闪烁着,连日的疲倦感一时之间涌了上来,轻松不由得靠在厢壁上,为自己多争取一点点休息的时间。过去回到家说声‘我回来了’就能躺在沙发上等着吃饭,但现在他必须抓紧时间处理好食材再赶着去打工,其间还得抽空教育一下说谎的弟弟,分秒必争的生活让他觉得无比疲惫。



而且对付非暴力不合作的一松超级麻烦的,轻松思考着如何才能让那家伙自己认错,走到家门前却呆住了,房间里的灯没亮着,他冲进去飞快的找了一番确认一松根本就没有回过家。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轻松感觉到心跳漏了一拍,他木讷的站在黑暗中,好像连呼吸都停止了。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想起得把弟弟找回来,又没命一样的跑出去。



学校和附近一松可能回去的商店都找了一遍,也给班主任打了电话,得知今天弟弟并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放了学也是马上就离开了学校……轻松转了两圈,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了,走着走着回到了公寓楼下,这时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他胆战心惊的看了好几遍屏幕上的来电号码才反应过来是打工的烧烤店打来的,大概是问他怎么还没来。接起电话潦草的解释完毕,轻松只觉着双腿发软,他还什么都没有吃,但这会儿,突然的压力让他只想吐。



现在的状况和父母出事的那天十分相像,那天也是怎么等都没有等到他们回来,一直等到了这个时间才接到电话。此时此刻他非常害怕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害怕那又是一个噩耗,但又不得不紧紧抓着手机,等着一松的消息。



接下来要怎么办?轻松不停问自己,他绞着手指站在原地,完全没有发现身后那个哼着歌越走越近的身影。



“怎么了,小哥?”身后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风好大,外面超冷的,你站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不回家?”



轻松转过头,看到的是邻居小松的笑脸。搬过来才一个月,稍微熟悉的人也只有这个没皮没脸的食物小偷了,他突然感到一阵放松,竟然哭起来,这情绪来得太快,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有大滴大滴的眼泪默默往下掉,着实吓了小松一跳。



“喂喂喂,不就是早上吃了你一块藕,不用这样吧!”小松连忙找起纸巾,摸遍浑身上下也翻不出一张来,最后只能拉起袖子帮他擦脸,“你是成年人吧?是吧?到底发生什么啊,倒是告诉我啊!”



被粗糙的外套布料蹭得脸疼,轻松这才反应过来,“我弟弟不见了。”他蹲到了地上,呜呜的说,“我弟弟丢了。”


 


 


tbc


 


共九章,已完了


然而感情线……叹气


 


 

评论

热度(28)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