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2)

1492063431:

提要啥的请看第一章


然而没有链接……【懒出新境界


 


2.



“所以,现在能从头到底的好好和我说一遍了吗?”小松站在公寓门口的台阶下,拿出一瓶刚从贩售里买来的饮料。



轻松坐在台阶上,腿上放着吃到一半的快餐盒。告诉小松弟弟不见了已经是两小时之前的事了,之后两人没头没脑的又去找了一遍,直到没吃晚餐的轻松因为低血糖再也走不动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么找也不是个办法。先去家里等着,要是一松回来,或者有知道他消息的人来就能第一时间得到线索,小松这样提议,还在回来的时候去便利店买了饭盒给轻松。



“刚才在便利店的时候忘了买喝的,这是热的甜饮料,喝下去心情也能变好一些。”他说着拧开了瓶盖,塞到轻松面前。



“……我们的父母是在半年前过世的。”轻松开口说,刚才把运动服的事大概对小松说了一下,但小松似乎还想知道更多的,一路上都在问为什么只有兄弟两个人,父母呢,会不会去其他亲戚朋友家之类的问题。看在他忙前忙后的,还用手机把一松的照片发给附近认识的街坊请他们多加注意,自己也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回答。



“开车出门的时候出了交通事故,因为是肇事方,所以拿不到全额的保险,还必须赔偿受害者。所以我和弟弟商量了一下,当然,主要还是我的主意,把原来的房子卖掉,拿到的钱先给在医院里等着急用的伤者,租套小公寓也够我们两兄弟住了。”



“所以就搬到这里来了?那其他亲戚呢?”



轻松似乎是迟疑了一下,之后才斩钉截铁的摇头,“没有其他的亲戚了,就我们兄弟俩。反正我也高中毕业了,能够自食其力了。”



“所以拼命打工是为了养弟弟啊,还真是辛苦,小哥你……”小松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十点了,“没有弟弟君的消息,我看还是报警吧。”



“啊!”听的要报警,轻松激动起来,猛的起身差点把膝盖上的饭盒打翻,“不,不用报警吧……”



“但弟弟君……”说到这里,小松的手机响起来,他放到耳边嗯嗯哼哼了一会儿,长舒一口气,“找到了!”



对自己来说,眼前的小松并不是十分熟悉的人,但那肯定的语气却能让轻松放下心来。他甚至不知道为何要相信他,也许是因为这会儿自己太需要一个好消息了。



“别哭丧着脸啦,弟弟君看到了会担心的吧?”



没等轻松反应过来仔细询问弟弟的下落,在小松刚这么说的下一秒,就有一个男人朝他们快步走来,他微微弯着腰,上半身显得异常魁梧,似乎背着什么。借着昏暗的路灯轻松一眼就认出男人背上的是弟弟一松,他急忙冲过去,大叫弟弟的名字。



一松在皮夹克上睡的不踏实,远远的听到哥哥的声音就醒了,像是有好大的委屈,刚睁开眼似乎是想哭,但泪水还没冒出来就被轻松凶巴巴的责问吓回去了。



“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家?说啊,跑到哪里去了!”



一松扭头不理他,轻松气急了伸手就要把他拉下来好好教训一顿。一松紧紧抓着身下那个男人,很快三人就扭做了一团。



“等等,等等啊!”



在轻松企图将背着一松的人拽到地上踩着他把一松拔下来之前,对方先开口求饶,“我的衣服啊,小心my prefect suit! ”



轻松这才认出把一松背回来的是小松的弟弟,虽然平时总是穿得太过夸张,但看得出是个注重打扮的人。他现在全然没有了平时的潇洒派头,被一松牢牢抓着头发,整张脸都被扯得变了形。
“先回家吧,大晚上的在楼下会吵到邻居的。”



于是大家照着小松说的,回到轻松的住所。一进门轻松就准备发飙好好骂骂一松,但小松的弟弟,那个叫做空松的家伙却先开了口。



“我是在西面那座桥下面找到他的,附近的河经过那座桥就进入地下了,夏天的时候水涨得高,常有小孩在河提边上玩,有时会出事所有我只要路过就会注意一下。现在是冬天,枯水期没什么好玩的,所以看到有人在那里转悠我还觉得奇怪就多看了两眼,当时天有些黑了,没看清楚,只觉得这孩子眼熟。之后收到小松哥哥发来的信息说邻居家的弟弟丢了,才想起来,马上就回去找了,幸好还在。”



轻松这才想起自己还没给人家道谢,急忙红着脸鞠躬,再看看蹲在墙角的一松,一边脸上被空松皮夹克背后的骷髅图案印出了一个红印,而另一边,在明亮的室内灯光下能清楚的看到干涸的泪痕。大概能猜出发生了什么,轻松长长叹出一口气,借着烧水泡茶的功夫平复了心情,在端茶给两位邻居之后,语气缓和的让一松坐到桌前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体育服丢了,是吗?”



一松点点头,但没有说话。



“衣服是和鞋子一起装在袋子里的,所以全都掉到了河里?去桥下是为了看看有没有被冲到那里?”



“你明明都猜到了为什么还问我。”一松不情愿的说,咬字含糊,大概也只有轻松听得明白。



“没找到?”



这回一松没有任何回答,但脑袋更低了。



“应该知道发生这样的事之后,是要用自己的零花钱去买吧?为什么不回来和我说清楚,自己的错就自己去负责,为什么白天要说谎?”



“……没有,零花钱……”



“哈?”



“零花钱都拿去买猫粮了,没有……”



“那为什么不回来?”先不去管猫的事,轻松抓住弟弟的手大声问道,“零花钱,运动服之类的事怎么样都好,总有解决的办法,但为什么不回来?我问你啊,既然没找到那为什么不回来?”



“啊,啊,啊……”小松拉住激动起来的轻松,把兄弟俩分开,“呐,一松弟弟……”他坐到了一松面前,把手放在因为哥哥的怒火不知所措的孩子肩上,“好好的和哥哥说吧。虽然哥哥比你大,但不说清楚,你哥哥也是不知道的。我有听到哦,晚上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有时会偷偷的哭吧……”



“哎!不是……大哥你告诉我出现那种声音是因为家里闹鬼,我都吓尿了!晚上不敢独自上厕所,只能去请了超多的护身符回来!”空松大叫着拉开外套,露出背心以及挂满了脖子,像节日彩旗般缤纷的各式护身符,但没人理睬他,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轻松和小松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迟迟没有回答的一松身上,“到底是……”在长久的沉默中,轻松忍不住先开口了,但像是要阻拦他的问题,一松用更加响亮的声音打断了他。 



“因为你一直都不在家里,总是,总是只有我一个人。放学回家的时候,吃晚餐洗澡的时候,夜里做梦醒过来的时候,好像永远都只有我一个人,害怕的时候也……”一松说着,声音低了下来,“虽然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也努力的在忍耐,但是每天都要回到空荡荡的家里,等着,等着……从温暖的下午一直等到太阳落山,明亮的天从橙红色变成深深黑色,周围越来越冷,但是就算到那时候你也不会回来,总是我独自一人入睡,不想再这样了,不想回到这样的家里,这样的……”



非常寂寞,非常害怕,轻松知道弟弟真正想说的不过就是这样,但即使是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哭泣,都没有对自己说过诸如‘哥哥多陪陪我’这样的话,因为他是知道哥哥是为了两人的生计才去打工的,哥哥要比自己要辛苦很多,所以才不愿增加任何可能拖垮他的负担。



“对不起,一松……”轻松慢慢靠近一松,诚恳的向弟弟道歉。长久以来他只看到了自己的痛苦,自己的辛苦,却忽视了同样是失去了父母,比自己小了很多的弟弟也面对着同样的东西。



“是我做得不够好……”他凑过去,想看看低着头的一松脸上的表情,但在说完话之前,面前的弟弟倒先扑了上来。平时一松不会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轻松能感觉到此时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于是立即抱住了他。



“……睡觉前,我总是想你要是不回来了怎么办,那么晚了,路上会不会出事,像爸爸妈妈那样出了事故怎么办……而且就算发生了什么,我大概也要到第二天早上才能知道,如果就这样睡着了,天亮了发现你没有回来要怎么办?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等着,等着……总是越想越害怕,根本都不敢睡觉了,一边哭一边又好困,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走廊上有什么声音都会马上醒过了,以为是你回家了……”



“好了,好了……”抚摸着弟弟的背,轻声安慰他,但除了简单的‘好了’之外,轻松不知自己还能说点什么。即便知道一松需要的只是简单的陪伴却也无法满足他,为房租,为不可预知的将来存下钱,工作是必须的。



“超感人啊,这种兄弟情让同样有着血亲手足的我产生了共鸣!哦,I'm crying!”坐在旁边的空松从裤兜里扯出一块手帕,猛烈的擤起了鼻涕,他擦了擦眼睛,回头对小松说,“大哥,你有没有感觉到……大哥,你这会儿在吃什么啊?”



“唔?”小松把脸从便当盒里抬起来,嘴还在嚼个不停,半天才把塞满了腮帮子的食物咽下去,“我今天晚上跑来跑去找了那么大一圈,就算吃了晚餐现在也饿了……怎么都看着我,冰箱里找到的便当啊,微波一下就当做了宵夜……”



“那是一松的晚餐……”轻松指着快空了的盒子说,“我早上做的。”



“对不起,我家大哥就是这样……怎么说,稍微有点让人头痛。”空松连忙朝轻松道歉,“但是,放心,一松君的话,把他带回来之前我有买东西给他吃……不过,与其说是买来给他吃,不如说是在钓鱼杆上挂上欢乐儿童餐,把他从桥洞里骗出来的……”



“啊,真的是太感谢了,我家弟弟添麻烦了,你,你是……空松先生吧?真是麻烦你了,非常抱歉……”



“不不不!”面对轻松的土下座,空松连忙摆手,“也不是这么了不起的事,身为一个在美丽花园中辛勤工作的园丁,照看稚嫩的花朵本就是我的工作。而充满着爱与力量的我,关心着世界上的每一朵花蕾……”



轻松满脸的疑惑,他正在竭尽所能的去理解空松的话,每个词他都听得懂但连起来就完全不知所云。



“他在说,他是小学的体育老师所以看到与自己学生年龄相仿的孩子都会多加注意啦。”小松及时翻译。



“哈?”轻松大吃一惊,他重新打量了一遍身穿黑色皮夹克的空松,这和记忆中穿色彩鲜艳的运动套装脖子上挂个哨子的体育老师差远了。“你们不是混黑……”幸好他反应快,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捂住了自己的嘴。



“啊,真好吃!谢谢款待!”小松满足的放下了饭盒,转向轻松,“当哥哥呢,可不是只有一个好听的名称,照顾弟弟也不只是单纯的让他吃饱。啊,虽然饭是很好吃,但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需要你去关心。作为一个哥哥,我得说,当哥哥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轻松呆呆的看着他,貌似在思考小松说的话,但实际上,他只是盯着小松下巴上粘着的饭粒和葱花,觉得这个摆出一副过来人模样的家伙真的是非常自说自话,怎么会有未经允许就去翻别人家冰箱吃掉别人家晚餐的人存在?



“我说大哥啊,你说的什么要爱护弟弟之类的,好像你真的做到过一样……我只求你把我的信用卡还给我,每个月都是刷卡你来,账单我付,那些数字实在是break my heart!”



“因为是亲兄弟嘛,俗话说,你的东西就是我的,我的东西还是我的!”



“呃……那根本不是俗话……”见小松说得头头是道,轻松忍不住吐槽,“那是胖虎说的好吗?”
“有什么关系,反正空松这家伙也长得像大雄一样,用在他身上刚好吧。



“大哥!”



空松对这种嘲笑很不满,但在他跳起来为自己的英俊容貌辩解之前,轻松又忍不住开了口,“等等你们不是双胞胎吗?长得一模一样好不好!”



“我比他好看多了,虽然是同卵双胞胎,但气质,气质是不一样的!”小松拉扯空松的脸,“我可是人间国宝,相比之下这家伙差远了!”



眼看着兄弟俩就要吵起来,轻松连忙起身打断他们,“今天实在是太感谢了,但时间已经不早了……不如先回去休息,啊,改天我一定登门致谢。”



“登门致谢就算了,不就在隔壁嘛。啊,对了!”小松猛的凑到了轻松跟前,“我有个提议,以小哥你的情况,要挤出时间来陪伴弟弟是不太可能的吧?不如这样,一松弟弟每天放学后可以来我这里,周末你没有空的时候我也能照看他,平时有什么急事也可以来找我。但我可不是白白帮你看孩子的,这样……”他伸手指着桌上的便当盒,“用便当来交换吧,给我做午餐就行。当然食材的费用会给你,你出点人力做饭,我出点人力照看弟弟君,怎么样,很公平的交易吧?”



“哎?”轻松有些犹豫,换做平时他是绝对不可能让一个陌生人去照看弟弟的,但眼前的小松笑得自然又大方,既不像是在开玩笑又不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而且如果是坏人的话,也不能陪着自己在寒风凛冽的夜里到处找人吧?但就算是这样说……轻松迅速的想了想,考虑到关于自己和一松的那件事,决定婉言拒绝这番好意,“但小松先生也有自己的工作吧?这样帮忙的话,自己的……”



“啊,我是这里的公寓管理员啦,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而且……”小松说着说着突然大叫起来,“超级无聊的啊,这个工作!虽然家里有空松,但这家伙痛得要死,和他说两句话肋骨就断了,而且白天都是我一个人在家,寂寞得要死掉了!一松弟弟能陪我玩的吧,是吧?是吧?”



“哈?你是管理员,那为什么门口的管理员办公室里从来都没人?我还以为没有管理员!上周下水道出了问题也是找不到人,最后我自己解决的!什么管理员,不是胡说的吧?”一提到从来都不见人影的公寓管理员,轻松就气不打一处来,之前厨房的管道出了问题需要自己疏通不说,大冬天的被冰冷的污水弄得湿透的遭遇他不想再经历第二回了。



“啊,那个办公室里的电视坏了,我每天都必须看赛马所以……”



“这是管理员该干的吗?上班的时候赌马?对了,你还总是去小钢珠店之类的地方吧,怎么可能把弟弟给你这种人照看!”



“啊啊啊啊啊!”小松大叫着躺倒在了地上,耍赖似得在地上打滚,叫嚷着就是想要吃便当啊就是想要和人玩。



轻松正准备开口再好好训斥一下这个上班时间消极怠工,下了班也没有大人样子的家伙,一直坐在傍边看着的一松却先伸出了手。



“无聊的话,可以来我家找我玩。”一松轻轻戳了戳趴在地上的小松的肩膀,“我下午很早就放学了。”



“真的?”小松猛的抬起头,“我有游戏机哦,能带来玩吗?我们可以玩双打……”



“……我不太擅长,但是……”


 


一松说话的声音很低,轻松甚至听不到他对小松说了些什么。他只能看到整个晚上一直都情绪低落的一松在这会儿,终于浅浅的笑起来了。


 


tbc



知道擒贼先擒王,先搞定小舅子(x  真是棋高一着啊噢搜不愧是噢搜……
觉得第一章叫噢搜吃藕,接下来就是噢搜吃菜,噢搜喝汤……直到最终回:噢搜吃敲锣,简直完美:)

评论

热度(31)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