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3)

1492063431:

提要见第一章


 


3.


在寒冷的冬日将疲劳的身体浸入暖和的水里,稍高的水温带来些许刺痛,但习惯之后就带来了极大的享受。轻松想不出还有什么比在辛勤工作后泡个热水澡更好的事了,倦怠感像是融化在了热水中,又随着蒸汽完全消失在浴室的天花板中。



这种享受可不是每天都能有的,昨天辞掉了晚上的打工所以今天才有好好泡个澡的时间。之前没有打招呼旷工一次之后,店长似乎对他非常不满,之后又发生了几个小错误,印象就更差了。相处起来不太愉快的话,还是换个地方工作比较好,反正只是在特别忙的时候做做端茶送菜收拾桌子之类的杂活儿,肯干的话类似的零活还是很好找的。



就当是给自己放两天假吧,轻松趴在浴缸壁上,睡眼惺忪的看着坐在花洒下认真抹肥皂泡泡的一松,经历了上次的运动服事件之后,他确实对弟弟多加了一些关心,但毕竟真的是忙得腾不出手,实际上也没有增加什么陪伴他的时间,顶多是多问问类似学校怎么样之类的问题,一松总是含含糊糊的带过,但从多年相处的经验来说,感觉起来似乎确实是比之前要好一些了。



那个小松倒是真的来过几次,也带来了游戏机,游戏都是新的,只是玩起比赛类游戏的时候,只要一松有赢过他的可能,这赖皮的家伙就会直接切断电源。几次三番之后,一松也把他踢出了门,自己却因为已经收了一个月的食材钱,即使现在觉得还是不要和其他人扯上关系为好,却拉不下脸去还给他,依旧每天在帮他做便当。



算了,也多亏他一直要求吃这个吃那个的,连带着自己和一松的菜色都丰富了起来,而且精打细算的话也算是有的赚的,反正也快到月底了,到时候再找个借口拒绝他好了。轻松想着,看了一眼玩肥皂泡的一松,发现他被热气蒸得红彤彤的脸上隐约带着一丝笑意,看得自己也笑了起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被派去照顾学校饲养的鸡了。”



“啊,那个我知道,让你做做清扫鸡舍这样的活儿嘛,前两天对我说过了。但是一松你喜欢的不是猫咪嘛,之前还用零花钱买猫粮喂学校里的野猫来着……”



“现在有小鸡了,新来了好几只小鸡,一个个毛茸茸圆鼓鼓的,会不停的叫,跑来跑去的,我很怕踩到它们……很多女生,啊,男生也是,看到了都会说好可爱这样的话……”一松似乎对这件事非常在意,即使轻松没有追问,他还是主动继续说下去,“但是,十四松看到了之后,说了‘看上去很好吃’这样的话。”



“哎?十四松?朋友吗?”一松从没和自己说过关于朋友的事,轻松急忙凑过去追问,“同班的吗?”



“一年级的,今天也和他说话了。”一松捧起肥皂泡,分成两堆放在轻松的脑袋上,“变成猫咪了。”



看来今天一松的心情真的很好,平时只会独自这样玩的他竟然也给自己做了对猫耳朵,趁着机会难得,轻松继续问下去,“那个,十四松的话,十四松君是怎样的人呢?听名字应该是男生吧?”



“黄色的,像小鸡那样的颜色,而且也是暖烘烘的,非常有精神的跑来跑去,还会一直对我说话……”一松说到一半,朝轻松晃晃手里的花洒,“不出水了,轻松哥哥。”



“不会又停水了吧?”轻松招呼一松泡到浴缸里把身上的泡泡洗干净,见一向怕烫的弟弟想要逃跑,立马伸手抓住他一把拖进浴缸。



“我会被烫死的,舀水冲一下也是可以的吧?”一松求饶。



“不行,天气这么冷,不把身体泡暖和了,一会儿出去会感冒的。”轻松说着,压住了一松的肩膀,将他脖子以下的部分都摁进水里,不管弟弟怎么叫唤,还是肯定的说,“必须数到十。”



于是一松开始数数,轻松坐在他后面,浴缸虽小但也勉强能容下他们两人。



“……三……”



一松仔细的数着,他知道要是数快了,轻松会重新计数,所以比平时数的还要慢一些。孩童尖细的嗓音在水汽缭绕的浴室回荡,轻松突然觉得弟弟似乎比半年前长大了不少,肩膀的高度,胸膛的厚度都有所增加。这是当然的,每个健康正常的孩子都会逐渐长大。总有一天一松会长得和自己一样高,或者比自己更高,那时他就成年了吧?到那个时候他会不会……



轻松想着,不知不觉中加重了手掌上的力度,指头甚至陷入了一松单薄的肩头中。一松微微颤抖了一下,并没有引起轻松的注意,所以他也只能忍耐着往皮肤之下扩散的疼痛,继续数下去。一直到有人敲起公寓的门,发出的当当声才惊醒了若有所思的轻松。



“我要吃厚蛋烧!”门外传来小松的声音,“轻松小哥?在的吧?听到了吗,厚蛋烧啦,我想吃厚蛋烧。”



“什么东西!”轻松小声骂了一句,起身跨出浴缸,急匆匆的擦起了身体。他这么着急可不是为了去给小松做东西吃的,正如那家伙说的,他是公寓的管理员,理所当然的拥有所有房间的备用钥匙。按规定,钥匙是要妥善保管只有在危急时刻才能解封使用的,但对于没有责任心的小松来说,他可以毫不犹豫的闯进住户,比如自己家里。不久前因为他教一松赌马,被自己踢出了门,死皮赖脸的这样威胁过了,轻松怕他真的会开门进来,再一头扎进浴室里……自己可没有被人欣赏洗浴过程的爱好!



“没有那种东西!今天的便当不是给你了吗?没道理再给你做任何吃的了!”轻松把浴巾扔给一松,自己慌忙的套上家居服去打发小松,“都这个时候了,我们要睡觉了。”



“没关系,没关系……厚蛋烧什么的,不是超级的简单的?‘啪’的一声打个鸡蛋就好了!”



门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醉意,轻松依旧披上自己的高中体育服,想好好说说小松让他去其他地方发酒疯,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是冰冷空气所独有的凌冽气味,混着一股淡淡的酒味,迅速劈开了室内温和湿润得让人昏昏欲睡的气氛。鼻腔受到刺激想要打喷嚏,小松就趁着他晃神的那瞬间和刺骨的冷风一起钻了进来,不偏不倚的靠到了轻松肩上。



“外面冷得要命,我的脸都冻得没有感觉了。啊,小哥你好香,刚洗完澡吗?”小松借机试图抱住轻松,从他身上汲取点热量,“你身上超暖和的,让我……”



轻松扣住环上来的那双手,一把将他推开,“我什么都不会为你做的,现在,请你回去吧!”



“家里没有人,好冷的说。”小松说着坐到暖桌边,自顾自的打开电视看了起来。被完全无视了的轻松气得说不出话,他刚想把这不速之客揪出去,转头瞧见一松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暂时也顾不上管小松了,当务之急是先把弟弟的头发弄干。



“不是让你擦干了再出来吗,受凉感冒了怎么办?我可没那个时间带你去看病……或者在家里照顾你……”轻松压住因为讨厌吹风机吹出来的强风,一心想要挣脱的一松,报复似得对着他的脑门就是一阵猛吹,“你是什么动物吗?能不能让我好好的把你脑袋上的毛吹干!”



小松把能看的频道都换了一遍,并没有找到想看的节目,于是转过头和轻松交谈起来,“之前和你提过的,把工作换成全职的怎么样?我有认识的地方可以介绍你去,啊,其实就是小钢珠店啦。单单做一个全职的话,到手的工资可能没有打两份工的多,但工作稳定,也会帮你缴纳保险金什么的……怎么样?像你现在这样一直超负荷运转下去的话,身体会吃不消的。”



轻松听到他说了什么,但不想理他,假装是因为吹风机的声音太响没有听见,默不作声的继续手上的活。等一松和自己的头发都吹干之后,猛地转过吹风机的风口,往小松脸上吹去,借此催他快些滚蛋。



小松挣扎着站起来,边躲边叨咕着自己真的非常想吃宵夜,“玩小钢珠的时候喝着啤酒,想要是有点下酒菜就好了,回来的路上也一直想着,结果越来越饿。不行,绝对要吃的,就要!就要!做一下嘛,轻松,要稍微甜一些的那种……”



“鬼才给你做!”轻松根本不理睬作势又要故技重施趴在地上准备打滚的小松,“明明空松先生也会做饭,为什么要我给你做?啊,对了,昨天和今天都没看到空松先生呢……”



“那家伙啊,上体育课,玩躲避球的时候说什么学生扔过来的都是爱,所以他不会逃也不会躲,结果被一群小学生拿球砸晕了。昨天在医院做检查,没什么事,但学校为了保险起见,叫他再住一晚上留院观察。”提起弟弟空松,小松就抱怨良多,“要我说不如用铅球砸,我倒是想看看那家伙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轻松压根不想接话,转身去倒水喝,小松跟着他走进厨房,继续在嘴上讨伐空松,“要说他会做饭吧,也确实是会,但什么前菜,什么汤,一套套的简直不能忍。还要点蜡烛,说什么家里要是有小提琴就好了……拜托我只想吃点正常的饭菜而已!轻松你不知道吧,我说想吃天妇罗,他竟然拿玫瑰花去油炸,啊,还没有去刺,一根根的全是裹面粉的凶器呢。”



“你还真吃啊?”



“……饿起来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吧。就是说嘛,小哥你做的就再正常不过了,哪里都正常,所以……”小松打开冰箱,“就帮我做一下嘛,啊,看吧,家里有鸡蛋。”



“喂!不要乱翻别人家的冰箱啊!”



“太小气了,轻小气松……”



“谁是小气松!”



一松在房间里,他竖起暖桌,拿出被褥铺起了床。厨房里的交谈逐渐变成了争吵,冰箱门不止一次的被关上,然后再打开,再关上……哥哥和邻居总能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吵起来,昨天还因为送来装饭的便当盒没有洗干净,就去敲门教训小松,明明用那个饭盒吃饭的当事人都觉得完全没关系,但哥哥就是不依不饶的要求他重新清洗。



轻松之前并不是喜欢和人争吵的那种类型,有了不满也最多是在背后骂些难听的话,为什么遇上邻居小松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一松躺在铺好的被子上仰视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正方形吊灯,无营养的争吵似乎没玩没了,他起身准备再检查一遍书包,这时从厨房里传来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啪嗒’声,紧接着那两人也不再争吵,突兀的安静了下来。



一松悄悄走过去探头张望,他首先看到厨房的地上躺着一盒鸡蛋。整整一盒,应该是昨天才买来的,包装还没打开,折价40%的标签贴得好好的。黄色的蛋黄透明的蛋清正不断从破碎的蛋壳下渗出,很快流到了地砖上。



“滚出去!”轻松指着大门吼起来。一松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缩起了脖子低下头。又一阵冷风吹进来,在门关上的‘嗑哒’声消失之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兄弟俩。



于是,自从那天的鸡蛋事件起,小松再也没有自说自话的闯进来过,洗干净的空饭盒挂在门把手上,轻松照旧将它装满放在隔壁的窗台上。小松可能也在生气,大概想着只是一盒鸡蛋而已,不需要那样凶他吧?两人像是冷战般的,故意躲着对方,有好几天都没见面。



轻松根本顾不上去考虑小松的事,他去了好几个地方面试,想找个新打工把晚上的时间填上。那几天恰逢寒潮,在气温接近冰点的情况下,迎着夹有雪子的冷雨到处找店铺可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面试不太顺利,而更糟的是,在急剧降温之后,公寓的水管爆了,整栋楼都处于停水的状态中,忍受了几天不能洗澡的日子之后,轻松似乎把这些倒霉事都怪到了小松的身上。



原本维修水管的工作就是由公寓管理人负责协调的,轻松不知道迟迟没有恢复供水是否是因为小松的‘积极工作’。今天早上拿到的在住户中传递的告知板上面,清楚的写着由于公寓楼的建造年代久远,陈旧的管道产生了种种的复杂问题,完全修复还需时日,望居民理解,并列出了楼下消防车供水的固定时间。轻松有一肚子的火,却也只能在小松的名字下签上自己的名字,再交给楼上的邻居。



绝对是小松那家伙懒得去催维修公司!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轻松更加不愿去理睬小松,甚至还给他菜里藏点辣椒花椒什么的小小报复一下。反正事情是他挑起的,如果不是他硬要吃什么厚蛋烧去冰箱里拿鸡蛋,自己怎么会和他抢起来,那盒鸡蛋也不会在争抢中被打碎。



所以今天的打工失败也怪他好了,明明是因为之前辞职的人又腆着脸回来要求工作,所以那家店才取消了轻松的试用,但怪到小松带来的倒霉效应上比较解气。说起店家似乎也没错,毕竟使用熟悉工作的老员工要比教导新人方便得多,反正最后吃亏的只有大家都不熟悉的自己。



虽然店家给了来回的车钱,但浪费的还有时间,轻松忿忿的往公寓楼走,气得昏了头踩到积水结成的冰上差一点摔个跟头,幸好及时扶住身边的那辆车才稳住脚步。 



……但是,这种破公寓下面怎么会停这种豪车?轻松打量了一下黑色的加长款凯迪拉克,引擎还是热的,应该是刚刚停下。他继续往前走,恰好看到从车上下来一个戴绒线帽的小孩,独自走到公寓楼的大门前往里张望。



虽然觉得奇怪但自己已经走到了门口总不能呆站在那里吧?用门禁卡刷开大门之后,那孩子果然跟着走了进来。轻松看到他走到管理员办公室前,大概是要找管理员,但小松几乎不会坐在那里好好上班,办公室总是空荡荡的。



轻松摁下电梯按钮,见那孩子和一松差不多大,不免产生了同情心,趁着电梯还没到,主动问他需不需要帮助。



“是要找人吗?”



那孩子转过头,露出礼貌的微笑,“大哥哥谢谢哟,请问你知道这里有住着姓松野的吗?”



问知道不知道的,眼前被问的那个人就姓松野啊。轻松并不认识这个小孩,转念一想隔壁也姓松野,说不定是来找那对双胞胎兄弟的。刚要仔细问下去,电梯来了,那孩子走进去,看了看里面的按键面板,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那个拐骗犯究竟住在哪里……”



在听到‘拐骗犯’那三个字的瞬间,轻松的脑袋像炸开了一样嗡嗡作响,呼吸也停止了,只能感觉到心脏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跳动,‘咚咚咚’的震得胸膛发疼。他止不住的开始颤抖,脑海里反复回荡着:不会吧……怎么可能……对方只是个小孩子啊……



电梯里的孩子开口又对他说了什么,轻松一个字也没有听到,他知道自己该做出一些反应,但却连都抬起腿都做不到,他只能呆呆的站在逐渐关闭的电梯门口。



tbc


 


 

评论

热度(23)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