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4)

1492063431:

提示啥的见第一章


 


4.


“啊啊啊啊,等等!等等!呼,赶上了!”



突然之间,一只手从轻松身后伸过来,阻挡了电梯门的关闭。轻松下意识到回头,差点将脸撞到身后那人的嘴上。



“……是你……”



紧紧贴在身后的是几天不见的小松,轻松的下巴蹭在他的衣领上,近得都能闻到从领口散发出的洗涤剂的气味了。本来最近的关系就有些紧张,在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并且认出是对方是轻松之后,小松的脸上也有些尴尬,他往旁边站过去了一些,盯着轻松看了几秒之后才问,“电梯门这里很危险的不知道吗?干嘛站在这里?脸色很差的样子,不会又发生什……哎哎哎?里面的这不是十四松吗?我明明让空松看着你和一松的,不会是受不了他的痛语把他打死然后跑出来的吧?”



“不是啦!”电梯里的小孩叫起来,“十四松哥哥是十四松哥哥,我是他双胞胎弟弟啦!”



小松领着轻松和那孩子去了他家,据他所说一松放学后带了朋友回来,正巧遇上了空松,考虑到轻松的那间屋子实在太小,怕两个孩子闹腾得厉害,就让两人去宽敞很多的小松家里玩。正说着,已经到了门口,小松才打开门,站在轻松身边的孩子大叫着‘十四松哥哥’就冲进了去。



空松正举着两个孩子在原地转圈,一个是一松,另一个轻松没见过,见到那孩子,两人都从空松的肩膀上跳了下来。



“托蒂!是托蒂!”咧嘴笑的大概就是传闻中的十四松了,那孩子一看到他就叫着哥哥扑到他身上,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问着为什么不和自己一起回家,到这里来干什么之类的问题。



“想去一松家玩就去了,说过的吧,托蒂也是来玩的吗?”十四松问。



“才不要去这种地方,贫民窟一样,房间这么小,算上阳台都还没家里的佣人房间大……所以快回去吧,车就在楼下等着呢,十四松哥哥为什么要和这种贫……”



那个叫托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松打断了,“没有邀请你这家伙啊,但是椴松你既然是十四松的弟弟,那么来玩也可以。”他说着走到那孩子跟前,“屋子里热,我帮你把帽子脱掉吧。”话音刚落,一松就用尽全力揪起对方的绒线帽子,连同里面的头发一起抓住用力扯了下来。



因为帽子厚,实际上并没抓下来什么头发,看着椴松鼓着腮帮子的样子是想还击,但他突然尖叫一声,抱着头嘤嘤的哭起来,说着好过分,总是欺负他这样的话。



十四松急忙吹吹椴松的脑袋,又朝一松摆摆长得遮住了手指的袖子。



一松切了一声,而椴松还在假装哭泣,甚至还挤出了一点眼泪,“绝对要让学校的大家知道你是喜欢使用暴力的人,还有老师也是,都以为你是安静内向的人……竟然对低年级的同学出手,太差劲了!”



“到底哪种更可怜呢,虽然你很会装腔作势博取别人的同情,但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父母双亡。要去告诉老师也好,告诉同学也好,和你这种什么都有的小少爷来说,谁更加可怜就不用我说了,要去的话,随你高兴,但是我也很擅长假装伤心哦……”说完一松也学着椴松的样子遮着眼睛呜呜哭起来。



“你这家伙就是靠这样才骗十四松哥哥到你家来玩的吧?只会装可怜!骗子!拐骗犯!”



“哈?先说清楚是十四松自己要来玩的,一定是因为你太缠人了……”一松轻飘飘的说,“实际上,是被讨厌了吧?”



眼看一松和椴松要打起来了,作为老师的空松立即上前阻止,但第一时间被一松挠倒在地,惨叫的模样完全没有大人样。关键时刻还是小松靠得住,他用力敲了敲门,提起手里的袋子说,“布丁买回来咯。”



等到小松进门脱鞋弯下腰的时候,一松才发现站门外的轻松,大概是没有想到原本该在打工的哥哥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他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安,刚才的兴奋劲一下子全消失了,呆呆的看着轻松不知道该说什么。正低头解鞋带的小松细心的发现一松不知为何紧紧的握起了拳头,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抠着指甲边缘,都快要将那里弄破了。



“大家都来吃布丁吧,虽然只是便利店里的便宜货,但在这么冷的天跑出去买,我也是很辛苦的,所以好好感谢我吧。”小松换上脱鞋往房间里走,说完这些话之后他稍微停顿了一会才补充上一句,“轻松也进来吧。”



轻松觉得自己还在和小松互相置气,所以他并不想进去吃什么布丁,但当着大家还有陌生人的面,他又不好掉头走开,只能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小松见他没有反应,折回来从装布丁的袋子里拿出另外一盒东西塞进他手里,不太情愿的说,“本来想趁你不在家的时候,挂在门把手上的,结果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就遇到上……就想着,啊算了,我也别太认真了。”他用手指擦擦鼻子,“拿去吧,对了,收下之后可别再对我唠唠叨叨的了。”



小松放在轻松手上的是一盒鸡蛋,虽然和打破的那盒不一样,但轻松知道,鸡蛋是在楼下的巧遇发生之前买的,小松确实是准备道歉的。尽管没有说出对不起这几个字,但至少是主动的做出了补偿,轻松无声的叹出一口气,觉得正如小松说的一样,自己也别为了几个鸡蛋太过认真了。想到这里,胸中连日来的不畅差不多都消失了,他走进去,在矮桌前坐下,挨着弟弟一松。



“真的全是便宜货哎。”大家轮流从便利店的袋子里摸出布丁,椴松看着自己手上的有些不屑的说,“……还真的用这种东西招待客人……”



“但是托蒂,这个很好吃啊!”十四松揭开塑料薄膜就把整个布丁都倒进了嘴里,闭着眼睛细细咀嚼,一副十分美味的样子。



“十四松哥哥的话,什么都会觉得好吃啦!那我也尝尝这贫民的美食好了。”



轻松挖起一勺,刚要塞进嘴里才想起自己家里并没有准备什么点心,除了一些放了太久早就变软的咸饼干之外,只有一松用来喂猫的小鱼干了,哪样都不能用来招待客人吧……所以小松才会去买布丁回来?但是,像他那样懒惰的人,真的会为了邻居的面子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外出?想到这里,轻松觉得嘴里都吃不出一点甜味来了,拜托做便当的事也是,只是打着幌子在贴补自己的食材费吧?偷偷摸摸又细心之极,虽然看起来浑浑噩噩没个正经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是个好人吗……他偷偷瞄了一眼小松,不经意的扫到了一松一眼,恰好一松也在偷偷看他,两人的视线撞上之后,一松先低下头道了歉。



“……没有和你商量过,就带朋友回家是我不好,但是……”一松的声音越来越小,“十四松说,很想来玩……在学校的话,我们不同班级,不能一直都能在一起,放学的时候也不同路,而且十四松都是坐车回家的……因为想多相处一会儿,所以,我……”



“那就是十四松?”轻松看着那个脸上沾满了布丁却笑得很开心的孩子,“看起来不像是一松会去交朋友的类型,是个很有精神的人呢。”



“是十四松先和我搭话的。刚开始觉得有些吵,动作也很大,但相处下来一点都不讨厌,而且啊而且啊……”



说起十四松,一松的话就多起来了,轻松不得不打断他,继续问,“旁边那个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叫椴松是吗?”



“我可没叫他来家里,只是个喜欢缠着他哥哥的小鬼而已,一定是偷偷跟踪我们来的。”



“你们才差一岁吧,说什么小鬼……”轻松边吃边说,无意中看了看桌子对面,这才发现空松并没有在吃布丁。



“哎,空松先生没有吗?”



“我,我不喜欢吃甜食啦。”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空松那满脸‘大家都有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的不甘表情早就出卖了他的内心。轻松低头看了看自己吃了大半的布丁才想起因为突然多了自己和椴松两人,小松买回来的布丁才会不够分。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主人牺牲自己,怎么会牺牲自己的弟弟,虽说几个人中间空松也算是年纪较大的,但是……轻松看了看自顾自吃得正香的小松,大概是为了捉弄空松,故意摆出了一副非常美味的样子,把布丁举在空松眼前晃来晃去说什么‘这是新出来的牛奶口味,要不要给你闻一下’之类的话。



也太可怜了吧!轻松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抓起那盒鸡蛋,“明明是来我家玩的,没东西招待真是失礼了,还是由我去做点东西吧。空松先生吃不吃厚蛋烧呢?”



“给我的吗?”空松立即点起了头,“啊,吃的,当然吃。”



“一松的哥哥!”十四松举起手,“我也想吃!”



“那么我也……”一松一边说,一边凑到十四松耳边告诉他,“很好吃哦,我哥哥做的……”



“还有我!我!”椴松挤到一松和十四松中间,朝轻松露出礼貌的微笑,“如果不麻烦的话,虽然便宜的布丁是很好吃,但怎么都比不上手作的点心呢。”



轻松朝几个小家伙点点头,转身走去厨房,一直没被他提议忽视的小松终于忍不住了,他大叫起来,“为什么给空松做啊,我那天都用求的耶!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公平,鸡蛋是我买的,厚蛋烧什么的也是我先说的,为什么偏偏为这家伙做啊!”



在场的人都没有理他,空松打开了电视和孩子们看起了动画,相处二十多年的亲兄弟早已习惯哥哥的脾气,任小松如何在地上翻滚都不会多看一眼。空气里逐渐弥漫起煎鸡蛋的香味,正在长身体的男孩们胃口都很好,马上又围坐到桌前等候起来,毕竟是冬天,热乎乎的东西总是非常诱人的。 



“厚蛋烧是鸡蛋做的,布丁也是鸡蛋做的,鸡蛋很厉害,总是能做出好吃的东西呢。”椴松说。
“还有蛋包饭的蛋,”一松接着说,“滑滑嫩嫩的。”



“还有小鸡,小鸡也是鸡蛋做出来的!”十四松像在抢答什么似的,急急忙忙的说。



“不是啦十四松哥哥,小鸡是鸡蛋孵出来的。”



十四松用袖子遮着嘴,似乎是思考了一下,“啊,那做厚蛋烧的鸡蛋里也有小鸡吗?我们,会把小鸡吃掉呢!”



椴松的脸色马上变了,“好像,是这么回事吧……感觉很可怕呢,把毛茸茸的小鸡吃掉……”他说完看了一松一眼,大概是希望比他们年长的一松能解释一下。



一松慌慌张张的望向空松,毕竟他也是个老师。虽然听同学说过家里的鸡蛋是孵不出小鸡的,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一松就不知道了。



作为教育工作者,空松对着渴望知识的孩子们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虽然墨镜完全挡住了他眼睛里的关切之情,但端坐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像模像样的,“是因为爱啊!”他哼了一声接着说,“有爱就能孵出小鸡……”



“……个头啊!”小松推开空松,“亏你还是老师,都教点什么乱七八糟的!大家,听好咯,家里买来的鸡蛋都是未受jing的所以……”



“什么是受jing?”



“受jing呢就是O子和卵……”



刚说到这里,小松就被冲过来的轻松一脚踢开了,“鸡,鸡蛋煎好了,大家来吃吧。”他把尚未切开的厚蛋烧放在桌子中间,金黄色的长方体上还带有滋滋作响的油泡,包裹在周围的蒸汽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看得人都暖和起来了。轻松用锅铲将煎蛋切成小块,随着每一次的切割,饱含香甜气味的热气就冒的更多,三个孩子围在他身边,等着他把自己的那份放在碗里。



“啊,之后呢,鸡蛋的事还没有说完呢?”大家开始享用鸡蛋料理的同时,椴松好奇的看着依旧躺在地上的小松,“受jing呢?”



“啊,那个,鸡蛋的话……”在小松回答之前,轻松急忙抢过话头解释,“有些鸡蛋里有住小鸡,有些没有。买回来的那些鸡蛋都经过检查,确定里面是没有住小鸡的,所以大家吃的鸡蛋都是孵不出小鸡的。”



这种说法简单容易理解,一松,十四松和椴松都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甚至连一边的空松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感慨的说,“原来是这样啊!”



“你不知道吗?空松先生你难道不是学校的老师吗?连这种事都不知道?”轻松忍不住吐槽。
“因为我们家的空松是处男所以什么都不知道。”小松爬起来,向其他人讨要吃剩的鸡蛋的同时也不忘损一下自家弟弟。



“大哥,再怎么说男女之间的事我还是知道的,上学的时候卫生课有教。那个呢,就是男生把……”



“哇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到底能不能闭嘴!”轻松无法同时捂住三个孩子的耳朵,一气之下跳到桌上抓起煎锅和铲子就‘当当当’的敲了起来,凶狠的样子吓得所有人都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闹哄哄的折腾了一阵之后,晚上和同事们约好吃饭的空松出门了,小松拿出游戏机给三个孩子玩,他趁着轻松回他自己房间收拾衣服的时候,‘不经意’的坐到了正在看十四松玩游戏的一松身边,“一松君的哥哥好像很凶呢。”



貌似随意的问题却让一松马上警戒起来,他不经意的悄悄挪远了一点,朝小松摇摇头。



这反应不太正常,小松能感觉到有什么隐藏在沉默中,他早就觉得这对兄弟有些说不上来的古怪,不由得追问下去,“轻松不会打人吧?”



“不会的。”一松马上否认,他坐直了,更加警惕的看着小松,似乎也察觉到他问题中的别有深意。



“但是一松好像很怕哥哥的样子?”想到刚才一松看到突然回家的轻松时露出的慌张表情,小松更加想知道确切的原因了。放学之后带同学回家玩一会儿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吧,为这种小事而道歉未必太过奇怪。像一松这么大的男孩子正是调皮捣蛋的年龄段,但一松从不去别人家玩,一放学就立即回家,周末也不会出去玩,更别提是带同学回家了。



这种太过听话乖巧的样子让小松越发觉得奇怪,他抓住一松想要缩回去的手,继续问,“发生过什么呢?真的没有打过你?”感觉到一松开始挣扎之后,小松下意识的想要掀开他的衣服去确认自己的猜想,结果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一松的拳头不重,小学生的力气能大到哪里去,只是他出拳速度很快,着实吓了小松一跳。小松揉了揉被打到的下颚,听到一松用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响亮声音大叫着,“这不关你的事!”
他话语里满满的都是因为被冒犯而发出的怒意,在场的十四松和椴松同时回过头,不安的看着他们。小松抬起头,眼前站起来的一松的与他说出的话截然相反,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低着头,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呼吸沉重,时不时的还会颤抖几下。



“……怎么了?”在小松开口追问之前,轻松出现在了门口,“我似乎听到一松叫了一声?我听错了?”他看向一松,一松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在问一松要不要去澡堂的事啦。”小松立即找了一个借口,“不是停了两天水吗,都没法好好的洗个澡,想着今天去澡堂吧,就问问一松弟弟要不要一起去呢?”他说着勾住了一松,像是在暗示他一定要答应那样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肩膀。



一松刚想摇头表示拒绝,身边的十四松却走过来好奇的问,“澡堂是那种大家一起洗澡,非常开心的地方吗?”



“啊,是!是是是!十四松也想去吗?非常有趣哦,那里有……”小松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对十四松仔细的描述起了澡堂。小松想要想要引诱十四松去澡堂,因为十四松去的话,作为朋友,同样也是联系起小松和十四松的一松也会去的吧,那么自己的想法就能在所有人都必须脱光光的澡堂里得到证实;另一方面,如果一松不肯去,那也侧面证实了他确实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去的,去的!”十四松果然兴奋了起来,“托蒂也去吧!没去过呢,公共澡堂,超级好玩的?比棒球还好玩?”



椴松似乎不太情愿,嘀咕着,“要当着陌生人的面光身体?不会不好意思么? ”



“去吧去吧!大家都去,一起洗澡!”十四松拉住椴松和一松,一边一个架住他们,“在家里和椴松一起洗的时候很开心,但是,也想和一松一起洗!”他圆圆的脑袋在两人之间摇来晃去,蹭蹭一松,再蹭蹭弟弟椴松,“在超大超大超超超超超大的浴室里!一定比打棒球还开心的!”



椴松笑起来,一副'真是拿哥哥没办法'的表情,差不多是默许了。



“哎?”一松大概也被十四松的兴奋劲感染了,张开嘴刚要答应,又想起了什么急忙转头去看哥哥轻松。



是在等哥哥的允许吧?小松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仔细观察一松和轻松的表情,最终将视线集中到了轻松越皱越紧的眉头之间。


 


tbc


 


 


 


 


 


 


 


 

评论

热度(28)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