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5)

1492063431:

提示啥的请见第一章


 


这章包含吻戏!


希望噢搜厨不要揍我!


 


 


5.



因为公寓停水的关系,附近的那个澡堂里多了不少人。小松拉开隔门之后,十四松就冲了进去,丝毫不害怕湿滑的地面,也不怕撞到赤裸的陌生人身上,莽莽撞撞到就跑进了水雾缭绕的澡堂里。



“十四松?”一松有些担心的快步跟上去,走几步之后觉得在滑滑的地面上行走的感觉很好玩,竟然壮起了胆子跑着去追十四松。



“喂!你们两个!不要跑,会受伤的!”紧跟其后的小松一边向周围的顾客道歉,一边蹲下等候着捕捉调皮小崽子的机会。



轻松和椴松最后才走进来,“看吧,完全不可怕啊。”轻松拍拍靠在自己腿上的椴松,鼓励他睁开眼睛。椴松像女孩子一样把毛巾系在胸前,怕走动时掉下来还用手挡着,他听到轻松的话,才稍微睁眼朝四周张了望一下,这里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脏乱拥挤,到处是搓泥的大叔,地上满是体垢……正相反,澡堂里不但明亮又干净,还有各种沐浴乳洗发精混合而成的香味。



“亮晶晶的,又暖和。”第一次光顾公共澡堂的椴松好奇的打探周围,轻松把带来的洗浴用品一个个放好,小松抓住了一松和十四松,五人并排坐着先把身体洗干净了再去泡澡。



“哎!我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保姆!”小松帮十四松洗到一半时,突然叫起来,“家里一转眼变成了托儿所的感觉……”



“不是你硬要带他们来的吗?”轻松正在洗头,闭着眼睛朝小松直嚷,“自作自受!”



“算了,反正也不可能天天这样,就当做好人好事……”小松偷偷瞄了一眼满头泡泡的轻松。提出大家一起去澡堂的想法之后,这家伙只是皱着眉头,指着椴松和十四松说了句‘那两个小子没换洗衣服啊。’



刚说完,十四松就跑到窗口朝楼下的司机大吼让他拿干净衣服过来顺便和家里说一声。轻松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明确的反对,小松就当他是同意了。五人叫来了披萨外卖作为晚餐,刷的是空松的卡,为了饭后甜点两个大人三个小孩又折腾了一会儿才来到澡堂。 



身边的十四松用了太多的沐浴乳浑身上下满是泡沫,椴松和一松像堆雪人那样把他包在泡泡里。一想到还要把三个孩子弄干净再送回去,小松觉得这个下午太累了,但看到一松毫发无伤的身体又感到了安心,他偷瞄了轻松一眼,觉得事情不是自己猜测那样真是太好了,虽然依旧不知道这对兄弟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应该没有发生体罚或者是虐待之类的暴力事件。



他观察轻松纠缠在发丝中的手指,凸起的关节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透明的光泽,而随着花洒的打开,绵软的泡沫在黑色的头发上散开,随着后颈一路滑下背脊,最后消失在扎在后腰的毛巾里。小松一时出了神,他看着对方光洁白皙的背部,看着散发着雾气的热水流过被薄薄皮肤包裹的脊椎,在骨骼的凹凸之间勾画出细小但清晰的波纹……他在想,在这白的刺眼的肌肤之下,究竟藏着什么?



轻松很久没有来澡堂里,虽然现在人数有些多,但怎么说都比家里那个小得伸不开手脚的浴室要好太多了。冲干净了身体刚想站起来去浴池,睁眼便看到小松正在教包括自己弟弟在内的三个孩子用肥皂泡沫在胯间做‘大炮’。



想到一松可是会用肥皂泡给自己做猫耳朵的可爱孩子现在却在做还原度如此之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轻松只觉得脑壳阵阵刺痛,他将水温调节到最冷打开花洒就用最大水流直接冲击小松的股间。残酷的处理完带坏孩子的大人,又把孩子们挨个洗干净好说歹说让他们泡进浴池好好呆着,刚要喘口气好好享受一下热水,身边的椴松和十四松窃窃私语起来。



“……到底要怎么才能长到那么大。”



“……第一次看到大人的,真厉害呢……”



“……我也想长到棒球棍那么大……”



果然是温室里的小少爷,去澡堂洗个澡都这么新奇,但话说回来棒球棍什么的是绝对不可能的。轻松刚想说话,小松凑过去对着他们说,“告诉你们一件好事,只是个人的经验之谈,要是想成为值得夸耀的男子汉的话就要多看A……”



轻松不得不起身再次将他踢倒,还不解气的把这不要脸的家伙摁进水里,“如果要成为真正的男子汉的话,要多吃青菜,不挑食,上课认真听讲然后……”



“哎,骗人。”椴松第一个皱起眉头,“我想听小松怎么说啦。”



“OO变大!OO变大!”十四松大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都是这下流的混蛋折腾出来的事!轻松越想越生气,更加用力的把小松往水里摁,“嗯,这个呢,小松是说要多看,多看书……多看书啦!”



“根本不知道吧,一松的哥哥你……啊刚才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了,你也只是初中生的水平吧……”



“你小子!”



轻松大叫着准备扑向嘴巴没个遮拦的椴松,一松打断了他,“那家伙,好像不行了……”他指着脸朝下浮在水上的小松,“已经死掉了吧?”



大家这才七手八脚的把小松从水里拖出来,实际上躺到地板上的时候小松已经恢复了意识,他感觉到有人靠到自己胸前听心跳,又模模糊糊的听到那些家伙七嘴八舌讨论着该怎么办,觉得非常有意思于是就继续假装昏迷。



“……要怎么办?”



“急救,急救要怎么做?”



“人工呼吸啦要人工呼吸!”



“谁来做?”



“是要亲嘴巴吗?”



“由一松的哥哥来吧,毕竟他是罪魁祸首嘛……”



“哈?给这家伙人工呼吸?我吗?”



“来啦,来啦……他要是死掉了怎么办?”



现场陷入了沉默,紧紧闭着眼睛的小松几乎就要笑出声了,他能想象现在轻松的窘状。但自己也没有和男人接吻的爱好,刚想起身就感觉到嘴唇被某种柔软的东西堵住了。



不,不会吧!



小松被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吓到无法动弹,甚至忘记去阻止这个玩笑。他只是躺在那里感受对方所带来的温度,触碰到才发觉看起来单薄的嘴唇实际上要柔软厚实得多,嘴里吐出的气息也不会令人觉得恶心,正相反,这会儿能感受到的只有从对方身上涌来的沐浴乳香味。小松不知道为什么本该是短暂的一吻会变得如此之长,难舍难分之间有些细小冰凉的东西落到了他的脸颊上,大概是顺着发丝滴落的水珠,于是他终于醒悟过来,伸手想要推开身上的人。 



但手掌下的触感不对,应该是胸口的地方怎么毛乎乎的?难道是摸错了?摸到下面去了?还没反应过来,小松就被放开了。



“哒呦~~”眼前从来没见过的中年大叔这么对他说,“哒呦!哒呦哒呦!(你没事就好)”



像是在确认自己的确是清醒的,小松低低的啊了一声,周围的人都在看他,包括正跪坐他脚边的轻松。他看到轻松双手捂着十四松和椴松的眼睛,一脸‘这真的超惨都不忍心看了’的表情。一松坐在另一边,朝他竖起大拇指并问道,“deep kiss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意识到自己真的是被陌生大叔给吻了,小松这才惨叫起来。



从澡堂出来之后,十四松和椴松本该坐着自家的豪车回去,但两个好朋友还舍不得告别,硬是走了一段,到公寓楼前面的十字路口才不舍的说了明天见。夜晚的气温虽然低,不过刚洗了澡倒也不觉得冷。轻松看着走在前面的一松,这孩子的脚步格外轻快,如果靠得够近的话还能听到他正轻轻的哼着歌。那歌声若有似无也不成调,听不出任何感情,但对于不愿意表露自己的一松来说,足以说明他今天的心情非常好。



是因为和朋友们愉快的玩耍了吧……轻松抬起头望向比藏蓝色还要深一些的天空,从自己呼出的白气中,可以看到几颗星星,它们一闪都不闪,安静的嵌在夜空之中。但是只要自己眨一下眼,星星也眨一下,每次睁开眼睛,它们的光芒都会改变形状,顺着那些细小的光往下看去,是自己居住的公寓的屋顶。



轻松停下了脚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看过天空了,尽管每天都要走这条路回家,但在多少个深夜里,当星星在头顶闪烁的之时,他总是脚步匆匆的往家赶,从未在意过周围的景色。轻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冬夜冰冷的空气灌入肺中,此时此刻这条少人经过的熟悉小路上的一切都是宁静祥和的,连平时令人不安的阴影也不再令他心神不宁。已经多久没有如此安谧的感觉了?难得有了富裕的时间,还和弟弟一起做了不少事,几个月以来紧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有了放松的机会。



有种疲倦但舒适的感觉,他不由轻轻的叹出一口气,这时走在前面的一松发现哥哥停在原地于是又折回来,出乎意料的牵起了轻松的手。轻松不知道一松是担心自己累了还是担心自己依旧为各种事操心,他只感觉到那小小的手心中传来的热量,比成人偏高一些的体温通过贴在一起的手掌不断涌进自己的心头。沉默的温柔,但足够包容,也许连一松自己都不知道,他被这细小的举动不知鼓舞了多少次,在最低潮最痛苦的时候,只有弟弟在身边,这只柔软的小手总能给他带来振作起来的力量。



“回去了!”轻松抓起一松的手,一松朝他点点头,被热水泡得红彤彤的脸发散着柔和的光,尚带着湿气的前发软塌塌的贴在额头上,稚气的样子看得轻松浅浅的笑起来。要是能永远都这样就好了,不需要其他的什么,只要维持现状就足够了,他握紧弟弟的手,衷心希望着。



走出几步之后,轻松才想起来他们身后还有个失魂落魄的小松,“没关系吗?”他回头问,“也不用这么难过吧?”说着说着又想起了那个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



见小松趴在电线杆上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轻松觉得更愉快了,不知不觉之中脚步跳跃起来,牵着弟弟的手前后挥舞,一松跟着他的脚步小跑起来,不一会儿就把小松甩远了。



回到了家,稍作整理之后一松就开始犯困了,毕竟是小孩子,疯玩了一下午脑袋一沾上枕头就立即睡着了。轻松打开小灯,坐在桌边计算这个月的家计,快完成的时候,有人轻轻的敲起了门。门外的是依旧沮丧的小松,提着两瓶酒,说是空松还没有回来,一个人喝酒太郁闷,想找人一起喝。



一般情况下,轻松一定会立即拒绝他,但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同,可能是自己心情很好的关系,也可能是觉得被陌生大叔亲吻的小松太可怜,轻松让小松把晚上吃剩的披萨和油炸食品拿过来,简单加热之后,两人吃起了宵夜。



“不喝吗?”小松往杯子里注入透明的液体,推到轻松面前,“啤酒是可以的吧?但冬天的话,还是要喝点能暖和身体的东西,也不是什么高级货,普通的清酒而已。”



轻松起初有些抗拒,但随着谈话的展开,不免喝了几口。连啤酒都没有喝过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没多久就开始有了醉意,眼前的小松变得模糊起来,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一松今天很开心啊,你也不要总是把他关在家里,让他多出去玩玩嘛。”小松说。



轻松微微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你也是啊,今天特别高兴的样子。虽然丢了一份工作,但也能借此休息一下……也挺好的。”
“啊,那个打工啊……”提到之前的工作,轻松只想抱怨,“我早想不干了!不是说待遇怎么样,毕竟是小时工,但也不能把人当机器使啊!”



“轻点!嘘,嘘,轻点!”小松没料到轻松这么容易就喝醉,急忙捂住他准备大叫的嘴,再看看熟睡的一松,觉得自己还是早些收场才好。



“还有小松你啊!”轻松拉住他收拾碗碟的手,“完全就是在偷懒嘛!这样不怕丢工作吗?”



“因为认识这栋房子的主人,旗坊,知道吗?是朋友来着,所以没关系……”



“什么嘛,你这家伙……”



“对工作不满的话,就换一个啊,不是早就让你去找个正式的工作吗?小钢珠店不行的话,就自己去找个像样的,轻松你也是身体健康的正常人,肯干的话,也是找得到的吧?”



轻松将发烫的脸贴到桌面上,摇了摇头,“我找不到正式的工作的……那些缴纳养老金什么的地方……现在是不行的……”



“为什么啊?”



“……我现在,现在的话,应该是上高一……”



“哎?”轻松的话越来越含糊,小松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问了一遍。



“租房使用的证件什么的,都是假的,然后,然后打工的地方也是……去,去超市快餐店之类的地方应聘是没关系的,他们有招学生工,但要应聘正式工的话,就不那么简单了。”



“为什么呢?”小松这么问了之后,似乎找了原因,“是因为没有监护人的关系吗?”



没有监护人的话,未成年的儿童可能会去福利院,那样的情况下,兄弟俩极有可能被分开。轻松年纪比较大了,不愿意住在那里的话可以申请救济津贴,一个人生活应该没有关系。但一松很有可能被送去其他人家寄养,或者直接被收养。



“……还是因为弟弟君的关系吧?”



“因为一松是我重要的弟弟,所以无论如何都不想分开。”轻松已经非常困了,他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放在桌上的手,反复的握紧又放松,回想着刚才回来时用这只手牵着一松的感觉。



“但这样也是不行的吧?”小松试探着问,“高一的话,才十五、六岁吧?如果能完成高中学业的话,以后的工作也好找一些……难道没有想过让一松去福利院,只要两三年,等你成年后就能申请作为他的监护人了……”



“不行的。”轻松摆摆手,“我怎么的,都无法成为一松的监护人的……”他迷迷糊糊,半睁着眼睛对小松说道,”因为一松是有监护人的,他的,他真正的父母都还活着呢……”



“哈?”小松更加的不解了。


 


“不明白吗?我们,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呢……”轻松说完,觉得接连的几个事实还不够惊人似得,又补上一句,“说实话,他是我偷来的小孩。”


 


 



tbc


 


 


好了,我的变态企图终于暴露了……



就是想看我老婆是十六岁的高中生!每天早上在校服(可惜不是水手服)外面穿着围裙做便当!完了急急忙忙去上学还不忘告别的KISS!想亲热却一直找不到合适机会的新婚夫妇(因为各自带了一个电灯泡肥肠碍事)的甜蜜生活!



这有什么错!!!



……到这里我也满足了,大家散了吧!


 


 



 

评论

热度(26)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