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6)

1492063431:

提示啥的请看第一章


 



6.


 



小松回到自己家的时候,空松还没有回来,他把喝了大半的酒放在地上,独自坐在黑暗中。大概是酒精的关系,他感到脑袋发烫于是索性走到阳台上抽起了烟,顺便也能吹吹风。靠在水泥护栏上,耳边传来金属摩擦的声音,隔壁轻松家挂在生锈的晒衣架上的体育服被夜风吹得左摇右晃,衣架互相刮擦所发出的声音令人不快,在这深夜里更是显得突兀。



小松看着那件深绿色的衣服,呼出一口白色的烟,他早觉得这件衣服有些古怪。它太干净太新了,而且对穿着它的轻松来说稍稍的偏大了一些,小松也有过体育服,他知道一个男生念完高中后的体育服不可能这样,除非衣服的主人很少穿它,不然怎么可能一点都磨损都没有。想到这里,小松熄掉了手上的香烟,刚才轻松说的话他听得很清楚,也证实了关于体育服的猜想,其实辍学也好,自立打工也罢,都是个人的选择,对此他没什么好说的,唯一令人在意的是关于一松的事。



大家在澡堂洗完澡的时候,趁着轻松还没出来,一松偷偷的找到他,让他不用担心自己的事。“


 


哥哥对我很好。”一松把刚从自动贩售机买来的牛奶塞到小松手上,“所以大叔你不要把那件事告诉轻松。”



小松差点被‘大叔’这个称呼吓得跌倒在地上,“什么大叔?我和空松一样大,你不是一直都和他玩吗,按理来说该叫哥哥的吧?”



“那个也是大叔,臭大叔。”



“啊,算了……”想到空松喷的古龙水,小松觉得一松可能也算是说对了一半,他现在不想去管称呼的事,因为明显的,一松要说的那件事更加重要。“下午的事?是指我问你话的那件事?”



一松点点头,“说好了,我把我的苹果牛奶给你了,所以不要说,哥哥会担心的。”



小松看看手里包装可爱的果汁牛奶,又看看紧张兮兮的一松也只能笑着答应了,“不说。但是一松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如果啊,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来找我,好吗?”



一松低着头,欲言又止的样子,小松静静的等着,因为他知道一松有话要说。身边的贩售机前面,十四松和椴松讨论着可能要到三年级才能喝咖啡牛奶所以今天还是选普通的就好。随着草莓牛奶和香蕉牛奶滚下来发出哐当的声音,一松终于小声的开了口,“自从爸妈去世后,哥哥有些奇怪……如果看不到我,就会非常紧张,所以为了不让他担心,除了上学之外,我都不会出去,周末不出去玩,学校的活动也……”



“有些神经质?”



“我不知道。”一松不明白小松说的那个词是什么意思,“虽然以前就有些婆婆妈妈的,但出事之后感觉更严重了。还住在原来的房子里的时候,有一次,我是去杂货店买只冰棍,以前也常常这样做,因为很近花不了五分钟所以没和他说,结果哥哥的脸都吓白了,狠狠的骂了我一顿……但是不管哥哥怎么生气,他都不会伤害我的,我也不想哥哥为我担心,我只是……”



一松说到这里的时候抬起了头,恰好轻松从门帘后走出来,小松只听见一句轻微的‘想和哥哥在一起’便再也没有声音了。



回想到这里,门锁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是空松回来了。



“这么晚?”小松熄掉香烟走进去,“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好事’今天不回家了呢。”



“大哥。”空松脱掉皮夹克,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打开房间的灯之后端端正正的坐到了地上。



小松照着弟弟的意思坐到了他的对面,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同时开口说话。


 


“其实我今天和人吃饭是为了隔壁那位小哥……”
“其实我今天不小心把未成年人灌醉了……”


 


“你说为隔壁的什么?“”


“哎那是怎么回事?“”


 


“算了你先说吧!”


“算了你先说吧!”



“就是说……”


“就是……”



“你先说啦!”
“你先说啦!”



因为双胞胎的同步率太高,两人折腾了好一会儿才说定由空松先说。



“大约是半个月前吧,和几个同事,还有同事的朋友们去新开的拉面店,恰好有个同事的朋友在OO高中教书。OO高中,大哥你有印象的吧?”



小松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是轻松那家伙穿着的运动服嘛,上面印着OO高中……”



“我之前就觉得奇怪了。”空松双手抱在胸前,神情严肃,“那个轻松看起来根本不像成年人,不是说长得矮或者是瘦,眼神和表情看起来还非常孩子气,要说是初中生都有人信吧。”



小松点点头,表示自己也这么觉得。



“然后闲聊的时候,那位朋友,就是OO高中的老师突然提起他们学校有个学生退学了让人觉非常可惜之类的。我也是无意的问了一下,听对方形容觉得很像是轻松,但那位朋友并不是教那个班的,于是我请他联系一下那个学生的班主任,今天就是以联谊的方式把那位小姐请出来的。”空松吸了一口气,“结果那个学生果然是轻松呢,大概是开学两个月的时候家里出了事,之后断断续续的上了几天学,暑假之后就办理了退学再也没有来上学了。”



小松继续点着头,但什么都没说,空松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显得有些着急,“高一的话,才十五、六岁吧,只是个小鬼而已啊。”



“所以之前一松出走的时候才会哭吧,小鬼的话就能理解了,毕竟是相依为命的弟弟。”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大哥……”



“对了,空松啊……”小松突然打断弟弟,猛的扑过去做出了摔跤的关节技紧紧缠住空松,“你这家伙啊,联谊怎么不带我?看不起自己的大哥吗,你这混蛋和漂亮女老师喝酒了吧?超开心的吧?”



“喂!喂!”空松急忙喊停,从小松的手脚里挣脱出来之后认真的问,“大哥你真的不准备管管吗?不是和那个轻松挺熟的吗,说一下的话……”



“……也不是那么熟的关系吧,我们……再说也不关……”小松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不少,“空松你很在意隔壁的那小子吗?”



“也不是……”对着突然就莫名其妙生起气的哥哥,空松愣了一下,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追问,反而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比起轻松,我更担心一松。可能是因为和自己的学生一样大,总是把那家伙当做自己班上的小家伙……大哥你不觉得吗,比起同龄人,一松有些太过安静了吧?”



“虽然也有那种内向到不愿和人交流的孩子,但接触下来,觉得一松并不是真的不需要朋友,宁愿一个人玩耍的类型。”空松说着,提起了一件事,“因为你和轻松的那个便当交易,有时放学之后,一松会来我们家做作业,虽然你口口声声说会照看他,但一般都是你出去打小钢珠,把保姆的工作留给我。不过也没关系,我是如此的charming,也很擅长对付小孩子,我的学生们都是空松boys空松girls……”



“不不不,人家都叫你臭大叔的……”



空松像是没有听到似得继续说下去,“有好几次我看到他趴在窗台上看楼下的几个孩子跳房子,于是就问他不下去一起玩吗,反正就在楼下,去玩一会儿也没关系的吧?结果他再也没有往那里看过……不说放学之后,连周末的时候也不出去,上次学校组织的秋游也没参加,明明身体很好却在家睡了一天的觉,这并不正常吧?”



“……是因为轻松的关系吧?”



“你也察觉出来了吧?一松似乎特别在意轻松的感受,我一开始觉得是不是特别怕他,还担心有虐待之类的事,不是有那种胁迫未成年人犯罪的团伙吗?”



“是的是的,有那种事呢……”



“但观察下来也不是那样的。”空松摸了摸下巴,皱起了眉头,“我也说不上来,就觉得他们兄弟俩的关系有些奇怪,并不像一般的兄弟那样……总觉得不太自然,一松太在意轻松,轻松又总是在紧张着什么,就像是那种特别担心小孩会出事的妈妈一样。”



“啊,是呢!过保护的那种感觉。”小松重重的点了点头,“虽然也有年纪差了不少,但关系很好的兄弟姐妹,但他们也不是这种感觉……而且,像这种父母双亡,年长兄姐的要抚养年幼的弟妹的情况,能好好做到的也是少数吧?考虑到自己的将来,带着个拖油瓶会影响到工作,恋爱,结婚不说,一点个人的时间都没有了,绝对是亏本的买卖。”



“女生的话还有可能,男生的话……比如,换做小松哥哥你的话,一定会把我扔到高速公路的自助加油站然后迅速逃走的吧?”



“是呢,是呢,绝对不会想要抚养你的!”



说完这句,兄弟俩都没有再开口,等了一会儿空松自嘲起来,“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啊,一点用处都没有……啊,这样下去的话,一松能好好长大吗? ”



“空松你只要一提到小孩子的事就特别在意呢。”



“因为我是老师嘛,只要看到和自己学生差不多的家伙就会上心。”



“只是个体育老师而已啊你这家伙!”小松揉揉弟弟的头,“太认真了吧,我还真怕你这热血的家伙哪天遇上事了,搞不好真的会做出诸如跳河救人结果自己没能上来的事,也稍微注意一下吧?”



“虽然看起来大哥你总是把我当做笨蛋,但我不是笨蛋,你也不是真的认为我这个弟弟有那么蠢。我有我自己的判断。如果隔壁出了什么情况,或者我觉得轻松作为未成年人无法好好抚养弟弟的话,我会通知一松学校让有关部门介入的。”空松尤为认真的说,“老师的职责就是让孩子们身心健康的成长起来,仅仅让他们吃饱并不能称作为养育,我认为轻松并没有好好的了解到这点,我……”



“啊,实际上,刚才我就在隔壁和那家伙喝酒聊天呢,也稍微聊到了一点关于一松的事。”



“哎,所以说不小心把未成年人灌醉了是指这个吗?哥哥你没做其他事吧?”



“什么事?”小松非常疑惑,“就我和他,我能做什么?”



“然后呢?到底说了什么?”空松问。



实际上到这会儿小松还没有打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把轻松和一松并不是亲兄弟的事告诉空松。他不能确定那到底是真的还是醉话,如果不是兄弟,他们又是什么关系?一松的父母在哪里?轻松究竟做了什么?小松突然有了太多的疑问,也许在自己搞清楚之前不该告诉其他人。



“那个,空松啊,刚才喝酒的时候轻松说了,他要我转告你,不要再教他弟弟数学了,越学越差!不是有句话吗,你数学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就向我抱怨这个呢,说乘法口诀这种东西一松之前还会一点,被你一教,全乱套了!”



“哈?”空松刚想反驳自己一口气能从一一得一背到九九八十一,转念一想马上意识到小松是在岔开话题。他追问了几遍接下来改怎么办,小松都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劲的说困了,要去睡觉了。于是空松也不再多话,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小松关掉灯躺在床上,一片漆黑中似乎还能听到摇晃的衣架所发出来摩擦声,他开始思考空松的问题,他不是不想管这件事,只是一时不知道如何下手。只是和轻松谈一谈的话,自己又要以什么身份来说呢?作为普通的邻居,他不该管这件事,然而他们似乎要比邻近更亲密些,算得上是朋友吗?但除了做便当和吃便当这层关系之外,他们也没有别的交集了……



自己到底算是轻松的什么人?小松考虑着这个问题,整个晚上都睡得不太踏实。



而一墙之隔的轻松则睡到了第二天的七点半。他有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以至于醒来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已经为弟弟准备好了早餐,催他快快吃完去上学。他坐在暖和点被窝中,看着透出晨光的窗帘,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大概是关于学校的。具体的内容已经忘了,只记得那是在夏天,自己坐在桌前,忍受着酷热和枯燥的讲课……



这究竟是好梦还是噩梦呢?



昏昏沉沉的大脑并没有在思考,他还想躺回去,一低下头发现自己昨晚是睡在一松的被子里的。平常兄弟俩是打两个地铺分开睡的,但也有钻一个被窝的情况,轻松记得,一松即使害怕也很少提出一起睡的要求,他是个善于忍耐的孩子。反倒是自己,有的时候,比如父母刚去世那阵子,时不时的就钻到一松的被子里,一言不发没有任何解释的睡在了他的身边,而一松从来不问为什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种状况然后和他一同睡去。



这样,非常暖和呢……轻松打了个哈欠,瞄到身后的闹钟才发觉自己睡过头了,再掀开被子发现一松没有睡在自己身边,刚要叫他,一松就从厕所出来,拿起书包看上去是准备要出门了。



“啊,早餐,早餐的话……”轻松起身,慌慌张张的走进厨房,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好。
“今天我去便利店的买个饭团吃吧。”一松坐在玄关穿起了鞋子,“正巧能路过一家。”



轻松才发觉脑袋隐隐作痛,昨晚喝酒时的画面逐渐涌出来,他看着弟弟准备出发的背影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没关系的,只是一次而已,我自己去买早餐……”



“并不是这件事,一松。”轻松靠在水池前,“我好像,好像把我们的事说给小松听了……”



一松系鞋带的手停顿了一下,“嗯。”他简单的回应了一句,飞快的系好鞋带,站起来走到门口。



“一松!”轻松叫住他,又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开口,只能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一松的手放在门把上,不安的等待着轻松,他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都沉默着。



“如果因为这样的那样的原因我不得不离开这里的话,一松会跟我走的吧?”



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意料之中的这句话,但一松并没有回答,只是背对着轻松点了点头。



“啊,反正也快到三个月了,退房应该没关系的……但离开的话,一松你的学校就……可能要转学了,甚至,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去学校也没关系吗?”



一松回过头,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轻松抓抓睡乱的头发,竭力掩饰自己的慌张,“那么,一松……一松你的朋友的话,要怎么办呢?”



轻松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虽然是对着一松的,但却避开了弟弟的眼神,他不敢看他,明知道那是好不容易才交到的朋友,是不善言辞的一松上学之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还是问出了那样残酷的问题。



“我……”一松打开房门,白色的晨光透过两指宽的门缝倾泻进来,将昏暗的室内切成了两半。一松就站在刀锋之间,在回答问题之前,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那口气太长乃至吐完之后轻松甚至觉得弟弟都瘪下去了一些。



“我会和十四松说的。”他说完这句短暂且毫无感情的话就出门了,轻松抬起头只来得及捕捉到一个飞快落入门外光之中的灰影子。无论何时,他总觉得弟弟外出的样子就像是被外面的世界吞噬掉了一样,一次又一次的,他不得不花时间去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一松不会发生什么事,一放学他就会安全的回到家的。


 


大门被关上之后,房间再次回到的昏暗的状态,从被窝里带出来的热量已经挥发完了,开门时溜进来的冷空气另人格外清醒,轻松抱住逐渐冰冷的双臂,昨天还期望着要是能够一直维持现状就好了,现在他不得不再次重温父母去世后他时刻担心的那个问题,再一次的害怕起一松会被他的亲生父母,或者是儿童福利局的人带走。。



但出人意料的是唯一的知情者,小松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改变,他照旧来问自己要便当,嬉皮笑脸的挑剔一下菜色,希望天天都有油炸的东西吃,有事没事就缠着自己或者是一松陪他玩。轻松有时候会怀疑那个晚上确实是喝得太醉了,可能把事情告诉小松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然而时不时的,他也察觉到小松对自己的态度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有时欲言又止,有时故意扯开话题,这使轻松有些迷糊,无法判断现在的事态究竟是好还是坏。



一松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不再提起十四松,也没有再带那对双胞胎兄弟来玩。轻松找到了新的打工填补晚上的时间,一切又都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忙碌的生活压榨得他没有空闲去思考,一转眼十二月就快要过完了,在处处都挂出迎接新年的装饰,他也侥幸的以为自己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平静的生活的时候,一松再一次的失踪了。


 


 


 


tbc


 


 


 


 



 

评论

热度(33)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