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7)

1492063431:

提示见第一章


注意:这里十四松和椴松的父母是松造和松代,然后年中的父母可能也是松造松代(同名同姓的另一对夫妻),然后长兄也……大概是平行世界吧,反正只是个同人,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啊【很奇怪!



……超过五千的文都让我越写越想回到过去把自己乱棍打死,完全凭着不留坑的良好人品在挣扎,觉得写出来的全是大便【微笑微笑


 


以下写的都不知道是什么鬼【微笑微笑


 


7.



轻松那时候正在打工的地方上班,打电话来的小松一开口就莫名其妙问一松有没有在他那里。轻松在否认的同时预感到了接下来的会是个坏消息,仓库里的信号不好,他听得不太清楚,隐隐约约听到‘可能是绑架’这句话之后,就马上扔掉工作,急匆匆的往家里赶。



快要到新年了,天气很冷,回来的路上飘起了雪子,到了公寓,发现楼下停满了豪华轿车,他也顾不上去思考是怎么回事,马上冲到小松家里想要问个清楚。小松的家里已经有了客人,而且不止一个两个,放眼望去满是穿着黑色西装的类似保镖的男女。



“怎……”



在他提问之前,小松先伸手介绍了屋子里的一男一女,“这是十四松和椴松的父母,松野松造以及其夫人,松代女士。



那两人起身朝他鞠躬,轻松太过慌张,无理的朝他们粗略点点头之后就立即追问起了小松,“这是怎么了?一松究竟怎么了?说绑架什么的……”



“只是猜测,可能没有那么严重。”小松走到轻松身边,让他坐到松野夫妇旁边。



“可能是因为我们家孩子的关系。”松野太太说,她看起来好像还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保养得当的脸庞加上看上去就非常高级的衣着,无不透露出良好的家境。“一松君的话,可能是因为和十四松椴松在一起的缘故,才被牵连进来的。”



“十四松和椴松他们……”



“不是还没确认吗,孩子他妈。”松野先生否认了妻子的话,“之前,十四松和椴松确实被绑架过,但不能说这次孩子们的失踪也是绑架事件。啊,一松的哥哥也不要太紧张了,我这边也派了很多人在找,一有消息就会通知这里的。对了,小松先生的弟弟也在联系帮忙找人,真是麻烦了,小松君。”



小松急忙摆摆手,“就算是不认识的小孩走丢了也会帮忙的,别说是一松,十四松和椴松了。我只是担心真的是绑架的话……”



“我也觉得可能不是绑架,绑架的话,现在应该会打电话来勒索了,但都这个时候了,还是没有一点消息……”松野太太叹了一口气,轻松则觉得更加糊涂了,他轮番的看了看在场的几个人希望他们能给出一个确切的说法。



“我听几个邻居在议论,说一松的学校门口都是轿车和奇怪的黑衣人,刚想出去看看,在路口遇到了来这里找你的松野夫妇。”小松开始解释,“松野夫妇说十四松和椴松行踪不明。听他们家的司机描述,今天放学的时候,椴松让车先载十四松回家,说是自己留在学校里有些事,让司机到家之后再来校门口接他。司机开车后,没多久车上的十四松也要下去。说是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了什么,自己开门跳下去的。那个地方不能停车也没法掉头,司机再折回来的时候十四松早就不见了,再回学校又找不到椴松,这才觉得不妙的。”



“因为之前发生过绑架,所以我特别嘱咐过十四松和椴松要小心,也都派人盯着他们俩。”松野太太接着说,“虽然当年事情发生时他们只有五岁,但我想十四松和椴松是不会忘记那种恐怖的经历的。他们不可能故意不回家的,如果不是被人绑走的话,就只能是意外了。”



她说着,拿出了手机,“我们家的司机也很清楚事情的严重性,急忙去学校调取了监控录像。这是拍下来的画面,”她指着屏幕上的人影说,“这是站在校门口的椴松,他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轻松盯着看了一会儿,大约二十多秒之后椴松跑出了画面,他倒回去仔细再看一遍,这回他发现在椴松跑开之前画面上掠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一松。”他叫起来。



“是的,据我推测应该是椴松在校门口等一松,一松没理他所以他追了出去,在经过路口的时候被车上的十四松看到,于是十四松也追了过去。”小松将画面定格在椴松起跑之前,画面上的椴松确实张嘴迅速的说了什么,应该就是在叫一松。



“所以现在只能说三个孩子可能是一起失踪的。”小松看着轻松问道,“你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约好要去做什么,或者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轻松摇摇头,他的脑中空白一片,什么都想不起来。



松野太太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将它摊开在所有人的面前,“两个孩子的书包都留在了车上,我第一时间就去检查,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然后我在椴松的书包里找到了这个。”



那是一张便条纸,上面的字是假名,字迹幼稚还都是错别字。但轻松一眼就认出纸是一松的,是自己给他买的印有小猫爪的纸条。他急忙拿过来,来回读了好几遍半蒙半猜才知道了真正的意思,也从内容上确认了纸条的确是一松写的。



纸条上写着:我不和你做朋友了。



“如果没有发现这张纸,我不会来这里找轻松君的。”松野太太勉强笑了一下,“椴松和我提过一松君的事,还埋怨说哥哥陪他玩的时间都因为一松君减少了。十四松那孩子也没有其他的朋友,所以我猜想纸条应该是一松君给十四松的吧?我家的十四松一个字都不认识,但椴松倒是认识……可能是被他看到了所以想单独找一松君问个明白的……”



松野太太把纸条从轻松的手里抽出来,“十四松最近有些没精神,我一直是以为天气冷的关系,因为这孩子特别怕冷。前几天椴松才隐隐约约的把一松不再理睬十四松的事情告诉我,当然,我不是来责怪谁的,本来就是小孩子之间的事,做朋友也好不做也好,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作为父母是不会干涉的。我只是想知道三个孩子的失踪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轻松君真的没有任何头绪吗?一松君最近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我……”轻松觉得更乱了,他很清楚一松为什么要和十四松断绝朋友关系,但是他说不出口,他怎么可能当人别人父母的面说是自己示意弟弟这么做的。



“轻松,你对一松说了什么吧?”小松冷不丁的问道,语气格外严厉,轻松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认真的小松,他在心底里颤抖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摇了摇头。



“那么还是报警吧。”小松今天的态度和以往截然不同,感觉就像要把轻松逼上绝路那样,尽是挑出他无法面对的问题,“如果真的是绑架的话让警方尽早介入比较好吧,绑匪打电话来要赎金的时候也能做做监听什么的……”



“不要,不要报警。”轻松站起来,他结结巴巴的想要说个理由出来,但现在哪里有编造谎言的心思。虽然拒绝的语气坚定,但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如果警察介入的话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未成年,继续调查的话一松并不是自己弟弟的这件事也会暴露,那么就算之后那一松找回来了,也可能很快就被带走。



“不想报警的话,就说出他们的下落,或者说出能找到他们的方法啊!不知道,还是没有那种方法的话,就把找人的工作交给警察啊!”小松焦急的抓抓脑袋,“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倒是想想他们还会去哪里?有没有什么征兆……”



轻松无法回答小松的问题,他努力的想要回忆这些天,试图从一松的言行中找出什么,但有太多的东西在瞬间涌进了他的大脑,使他没有办法思考。这是绑架还是出了意外?是他人的蓄意为之还是自己的错?是因为自己给一松施加了压力才导致了这样的事吗?现在该怎么办?还有机会去补救吗?越是思考就越发的觉得混乱,轻松感到手脚逐渐冰冷起来,似乎又快要无法呼吸了。



“你一定是对一松说了什么。”等不到回答的小松斩钉截铁的说,“一松是个敏感又温柔的孩子,就算只是稍微示意一下,他也会理解话里的意思。一定是的,轻松,你这家伙到底说了什么啊?”



轻松低下头逃避这个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他甚至想闭上眼睛蜷缩起来,不去听不去看也不去思考,最好眼前的一切甚至是这个世界都马上消失掉。



“你给我振作一点!”一直克制着自己的小松也终于忍不住了,他把轻松从地上拖起来,“你是一松的哥哥吧?你不振作的话,接下来要怎么办?就随一松去吗?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他是你重要的弟弟啊!”



“你什么都不知道!”轻松挣脱了小松的手,他第一次用了这么大的力气,一下子就把比自己高出小半个头的小松推倒在地,还不解气的继续朝他吼,“只是嘴上说说漂亮话,真的清楚我们的事吗!”



“我觉得我很清楚。”小松异常冷静,“说起来是一松年幼,好像没有你就无法生存,但在我看来,明明是你,是轻松你没有他才活不下去吧!”



“一松年纪那么小,没有我当然活不下去!”小松的话刺激到了轻松,感觉他是要把这么久以来的委屈统统都发泄出来,一开口就滔滔不绝说个不停,“为了一松,就算是辍学去打工也没关系,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社会,时常感到害怕,同时打两份工又非常辛苦,但只要赚到钱付房租,能和一松住在一起就足够了!”



“我做的是都是为了一松,但是……好吧,你应该知道,上次我喝醉的时候说了,一松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他是我妈妈朋友的小孩。但他一岁多一点就到我们家来了。从牙牙学语一直到现在,我从来都是把他当亲弟弟看待的。父母去世之后,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这个哥哥还有谁会把他当做第一位来关心?”



轻松越说越激动,伸手指着小松,“你能理解我有多害怕失去他吗?他要是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出了事怎么办?要是和其他孩子出去玩掉进河里了怎么办?我为了他搬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地方,恨不得日夜都看着他,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工作,怀着这样的心情去工作的感受你怎么可能明白!”



“我不理解?我什么都不懂?”小松对这句话更来气了,“什么都不懂的是你,你就准备这么抚养一松?整天提醒吊胆的,为了防止出事就把他关在家里,一直要关到成年吗?他的感受你想过吗?”



小松直起腰,“我真是个笨蛋,早该出手管管这件事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没想到……”他叹息了一声,“我早就想和你谈这件事了,轻松,你确实很努力,现在也能赚到钱。那么接下来呢?你没有医疗保险没有正式的工作经验,日子久了,年轻人挤掉你的岗位,双倍多工作量毁掉你的健康,要是一松病了呢?要是他遇上事故需要休养……好吧你一定拒绝考虑这种事,那么来想想你自己,你需要日夜操劳但体格又不如成年人健壮,要是生了病必须长时间休养的是你,那时候该怎么办?有谁照顾一松有谁去支付医药费? ”



轻松可能是想过这些的,但他没有找到正确的答案或者是合理的解决方法,所以对着小松那咄咄逼人的提问,他只能躲避,“一松说要和我在一起,我问过他的,他说他必须和我在一起!”



“他只有八岁,他真的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他真正需要的吗?”小松吼起来,“不要太自私了,轻松,你只是在追求一个家庭团圆的幻影,好像一松还在身边原来的家就还存在,但其实……”



“我不需要被你这么说!”轻松一把抓起小松的领子,眼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冷酷无情,“为什么我要被你这样的家伙说三道四的,你根本,根本……”



“又想说我什么都不懂是吗。但是告诉你,我明白的,我明白你的想法,因为我也是这样的。”这次换小松把轻松推倒在地上,看着满脸不甘的轻松,他的语气格外平静,“曾经是,同你的遭遇一样,我和空松也失去了父母,现在的你,就是过去的我。”



“比你好的是我们的父母是因病先后去世的,那时我们俩兄弟和你现在差不多大,被不同的亲戚收养,住在不同的地方。我不喜欢这样,因为我从来没有和空松分开过。我也以为只要自己有了经济能力就能和空松住在一起,我可以养他,不需要看讨厌的亲戚的脸色过日子。”



“于是我离开了乡下老家来城里打拼,确实,我挣到了钱,有了住的地方,兴高采烈的打电话去找空松……”小松说着低下了头,“空松不是个笨蛋,真的,他比我聪明得多,考虑事情也更加周到。面对我的提议他的回答是‘NO’,他说要把学上完然后去找一份正经的工作。我很生气,觉得他完全不理解我的辛苦,我完全是为了他才拼命工作的。”



“那时候我跟着一些人混得不错,也攒了些钱,本来准备等空松毕业之后嘲笑他浪费时间去读书,但最后被笑话的人反而是我!我做的那种工作没有规律,我一个人也胡乱的过日子,有了空就去疯玩,不知不觉中身体越来越差,后来出了几桩意外,在医院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恢复。但身体已经垮了,到现在都不能干体力活,在这个城市没有学历又不能去卖力气的普通人还能做什么呢?那个时候如果不是空松找到了正式的工作收留我,我只能灰溜溜的滚回老家,不,那里也没我的栖身之所了……如果没有空松我大概只能去街头流浪。”



小松耸耸肩,“我的运气比你好,轻松,我的弟弟比一松成熟,他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虽然我通过之前的朋友找到了这个公寓管理员的工作,但我也只能做做这样无聊的工作了,轻松你不想这样吧?认真考虑的话,我应该听空松的话留在亲戚家读完书,忍个几年去找个正当工作,等我们兄弟各自独立再过回原来的日子也不晚……”



“我不懂你要说什么……”轻松站起来默默的说,“我们和你们的处境不一样,所以别再企图干涉我的人生。”



“你这家伙!”小松一把抓住轻松将他按到了墙上,“别人好好的对你说话,你为什么不听劝!”



轻松不甘示弱,抬去腿就向小松的肋骨踢去,小松勉强挡住,但这下他是真的生气了,握拳朝轻松挥过去的姿势像是动真格了。而轻松可能没想到他反击得这么快,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朝自己飞来的拳头。


 


 


tbc



比惨之后,速度开打!
打!打!打!


冷漠.jpg


 


 


想等下冷漠……


速度的感情线呢???


速度的感情线呢???


速度的感情线呢???


速度的感情线呢???


速度的感情线呢???


速度的感情线呢???


 


打着tag结果没有感情发展,我都想骂挂羊头卖肉狗作者是个王八蛋了……【微笑微笑


 


 


 



 

评论

热度(26)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