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8)

1492063431:

【我不想说点什么只想选择死亡


 


8.


 



“够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停下!”



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松代终于出声了,她吼起来的样子让人联想到自己发怒的妈妈。小松和轻松一时之间都被吓住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位几分钟前还优雅无比的夫人走到自己身边,抬手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



“弟弟都没找到,哥哥却在这里吵起架来……现在是吵架的时候吗!”松代一转身,在地上坐下,气势十足的指了指面前的位置,示意准备打架的两人坐下来。而小松和轻松也像是被母亲训斥的孩子那样,乖乖的跪在地上正坐起来。



“你!”她指指小松,“现在是教训人的时候吗?说些有的没的,找人才更重要吧!逼他承认那些个,有什么用吗!”



小松还来不及辩解,松代转过头对着轻松就骂起来,“还有你!听起来是为弟弟做了很多,但自我意识也太高了吧!以为自己什么都抗的下来?我听下来也明白了个大概,发生这种事为什么不找成年人商量?老师,朋友,甚至是这位小松君都能商量,一个半大的孩子能做什么?明明有健全的保障机制,还要自己去承担全部的压力,你是不是把自己想得太了不起了?这种事,是你承担得了吗?”



“但是……”



“什么但是!好好听着,现在是我在说话!”松代像训斥自己孩子那样严厉的打断了轻松,一点机会都不留给他,“说实话,轻松君,有一点我是理解你的。上次的绑架事件发生之后,我也非常害怕自己的孩子再出什么事。我想而且我也能够控制他们的一切保证他们不会再受到伤害。我和你一样,让十四松和椴松一直待在家里,甚至不准备让他们去上学,但是逐渐的,我发现,我越是害怕,他们也会跟着害怕。这样做只会让他们对世界充满恐惧。”



“那些日子里,椴松越来越怕黑,不愿与任何陌生人交流,而十四松像是为了鼓励他,总是想办法逗他,他们两个不再需要其他人,就像是处于一个密封的空间之中,这让我开始考虑将来,只保证他们的安全,却剥夺了生活中其他的乐趣,这样长大的孩子真的会快乐吗?如果像你这样,过度的保护弟弟,就算他确实需要你,但在你身边他真的会感到幸福吗?”说完松代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小声的叹息道,“真是太可怜的。”



轻松像是被老师责骂的学生,不敢回嘴,他虽然委屈,但也知道松代太太说的没有错,“一松……确实,很可怜……”他用细如蚊吟的声音说,“我知道的。”



“我不是单纯的在说一松,其中还包括你啊。”松代抓住轻松的胳膊,将他拉到自己怀中,用双手温柔的环抱住他,“已经非常努力非常用心了,但还是做不好……并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轻松君,这不是你这个年纪该承担的事。我知道你是为了弟弟,什么都为弟弟着想,但有没有换个角度想一想呢?”



她拍拍轻松的后背,“因为我也是母亲的关系,可能考虑的角度不一样。曾经绑匪要我在两个孩子中选一个,他们已经拿到了赎金但为了安全逃脱,逃跑的路上要带一个走确保不会被警察追踪袭击。我没有选,我做不到,十四松和椴松就像是我的左眼和右眼,对双眼视力正常的人来说,无法比较哪个眼睛更重要,这是无意义的选择,就像我的两个孩子,没有哪个比另一个更重要。轻松君,你的母亲也一定是这样认为的,她不会希望一个孩子为了另一个牺牲自己的人生的。如果,她看到你这样,一定会很难过的。”



已经很久没有人把自己当做小孩子看待了,轻松在松代的身上闻到了一股令他熟悉且怀念的味道,也许爱着孩子的母亲的怀抱都是一样温暖的,他一直紧绷着的身体因此放松了下来。



“……在轻松君的妈妈眼里,你和一松是一样的,不要叫她担心了,也稍微的重视自己一些吧,去和能帮上忙的大人谈谈,大家一起想办法,绝对比你一个人承担要好得多……”



说到这里,小松在旁边咳嗽了一声,他对于松代夫人口口声声说着现在不是教育人的时候,一面对轻松讲了这么多的大道理感到不满,又不敢直接指出,只好提醒他们时间不早了,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报警的事呢?”



“啊!”松代这才反应过来,“因为总在家里教训十四松他们,不知不觉就开始了长篇大论……主要是轻松君真的需要有人好好的说一下,轻松君啊,我说得很明白了吧,该和大人商量的事就要好好的商量。至于报警……”



“报警吧,”轻松重重的点了点头,“还是,先找到一松他们再说……”



他话音刚落,空松就冲了进来,兴奋的大叫,“找到了,找到椴松了!”



找到椴松的是在公园里布置新年装饰的工人,因为天气冷,又快过年了需要布置的地方很多,公园比平时提早了两个小时关门,负责锁门的管理人员疏忽大意没有仔细检查,把十四松,椴松和一松锁在了厕所里。没法出去,呼救又都没有回应的三个孩子想尽办法最后用叠罗汉的方式让个子最小的椴松从气窗爬了出去。他又冷又饿又怕黑,哭哭啼啼的在无人的公园里乱走,好半天才被几个工人发现。



轻松他们到那里的时候,三个孩子已经在管理员办公室里等着了,披着厚毯子喝着热可可,但仔细看就能发现小小的身体依旧在发抖。太阳落山之后气温降到了零下,被关在冰冷的厕所里是什么滋味可想而知。在经过寒冷和黑暗的折磨之后,十四松和椴松一看到松代夫人就扑到她怀里撒起来娇,椴松一个劲的说着自己是如何克服了恐惧在漆黑的公园里寻求帮助,说着说着又哭起来。松代把他和十四松抱在怀里,一边安慰一边夸奖他们都做得很好,“特别是椴松,能勇敢起来,妈妈真的很高兴。”



椴松偷偷看了一眼一松,嘟囔着,“也是因为有人鼓励……”



轻松这才发现一松一直都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抱在一起的松代一家,即使和自己离的那么远,也能发现他眼里流露出的满是羡慕。



“一松。”轻松小声的呼唤他,但一松表现得却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他犹豫了一会儿,低着头走过来。轻松看到他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纸杯,一直不敢抬起头。等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又添麻烦了吧……我……”他的声音细弱,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怎么了,微微的颤抖着,“但我不是故意……”



“好了。”轻松拉起他的手,把冰冷的五个指头握在温热的掌心里捂了捂,“回去了,一松。”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松把手抽走,他发出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快要哭了。



轻松并没有回应一松的话,而是把带来的厚外套披在一松身上,用力的拥抱了弟弟,“很冷很饿吧,想吃什么呢?回去给你做吧……”他抓住一松蜷缩在胸前的双手,再次握紧它们,就像无数次一松牵起他的手给予他温暖,他也会用自己的热量温暖弟弟的手,他会一直抓着这双小小的手,直到它们恢复往常的温度变得湿润又柔软。



“回去吧。”



这回一松点了点头。



在这之后松代打来了电话告知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事情是椴松向她叙述的。那天椴松确实是想找一松问清楚为什么最近都不理十四松还送来那张纸条,但他在校门口没有拦住一松,跟着他跑了一段却遇上了哥哥十四松。一起追着一松的双胞胎看到他躲进了公园的厕所,于是决定堵他,但怎么等一松都没出来,于是他们决定躲在另一个隔间里,觉得一松要是认为他们已经走了说不定就会出来的。结果就在双方默不作声僵持的那几分钟里,急着下班的日班管理员来了,粗粗扫视了厕所后就判断里面没有人,结果把三个孩子锁在了里面。 



“虚惊一场就好。”松代太太在电话里没有把这件事怪到一松头上,更没有责备的意思,反而关心起他的身体来,“因为听椴松说,十四松和一松都把外套给了最小的他,十四松回家还发了一会儿烧,但睡一觉就好了。一松君没事吧?”



“嗯,没什么事。”轻松小声的回答。



“听椴松说还是一松不停的鼓励,说为了哥哥连这点都做不到好算什么弟弟,才气得他鼓起勇气走出来的,否则以椴松的胆子,他大概会在墙角边哭一夜吧。”电话那头松代的语气轻快,一次次的拒绝了轻松的道歉,好像根本就没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这会儿只是在聊家常而已。



“一松是个好孩子。让椴松出来报信也是他的主意。你知道的,十四松可能无法好好把事情说清楚所以不能选他,但一松也没有自己先走,他知道自己能把大人都找来但他选择留下来陪着十四松,一松他真是个细心而且非常非常温柔的孩子。”在挂电话之前,松代夫人认真的叮嘱,“轻松君,你也该好好考虑一下了,究竟怎样才能让这样的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



听到松代如此关心着弟弟,轻松更加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因为一松一直都呆在家里。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他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去学校,轻松确认他没有生病想着发生了这样的事休息一天也行就没有多问。但接下来的几天,他还是用各种理由推脱,怎么都不愿上学,轻松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十四松在楼下等你……”



又是一天早晨,轻松望着楼下那个小小的身影对一松说,自从松代夫人同意十四松和一松一起上学之后,十四松每天早上都坐自家的车来楼下,等着一松和他一起去学校。



但一松从没去楼下见他,哪怕和十四松打声招呼都没有。不管轻松怎么说,怎么做,一松都不愿下楼。



“让他去吧……”这是几天以来,一松第一次和轻松谈起楼下的十四松。“反正时间来不及的话他家的司机会提醒他的,到时候反正是坐车,一下子就到学校了,也不会迟到什么的。”他坐在角落里,抱着膝盖说。



街道上确实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椴松也坐在上面。轻松知道一松说的没错,快要迟到之前,十四松就会坐车走掉。但这会儿他可是确确实实的在清晨的寒风中等待着啊,一会儿跺脚一会儿擦鼻子,不时的朝楼上大叫挥手,隐约还能听到他呼唤一松的声音。
“在叫你呢……真的不下去吗?”



一松摇摇头,“傻瓜一样,不想和这样的家伙做朋友了。”



轻松跪坐在弟弟身边,一松低着头没有看他,“十四松是个好孩子呢……”轻松叹了一口气,他非常想劝说一松,但之前也是他示意一松和十四松不要再做朋友的,现在又要站在何种立场去劝解。



“……只是个笨蛋而已,给了他纸条,他完全看不懂,却说什么这是一松第一次送的礼物要好好珍惜……”把脸埋在双臂里的一松闷闷的说,“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我是要和他绝交哎,他还笑得那么开心,把那种东西当作宝贝一样……”



“傻瓜!傻瓜!”说着说着一松的声音大了起来,“简直是最蠢的傻瓜,知道他怕冷所以用手捂住他的膝盖,那家伙却反而捂着我的手说这样就不冷了,怎么会有这样蠢的家伙!”



“我知道的一松,你并不讨厌十四松,你……”



“我讨厌他!他一点都不了解我,即使对他凶巴巴的他也不明白,不理他他还会主动来找我。”一松突然抬起了头,“被关在公园厕所的时候不停的对他说对不起对不起他也不明白是为什么,只是一个劲的说,虽然不知道一松为什么要道歉,但是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轻松看到一松紧紧的抓着袖子,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淌下来,落在指尖的皱褶中洇开一个个不规则的深色斑点,“为什么要原谅我这样的人啊?为什么还要来?我明明都不去上学了,我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和十四松一起上学……”



轻松只是看着,什么都没说,半晌他终于站起来,拿起一松的书包递给他,“去上学吧,一松,和十四松一起。”



一松没有反应,轻松把他拉起来,硬是给他穿上外套和鞋子,又把书包往他手里一塞,“去上学啊,我也得去工作,不可能让小松他一直看着你的!”他把一松拉到门口,打开门让他出去,这是轻松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对待弟弟,一松都有些糊涂了,愣愣的看着哥哥,满脸茫然。



门开着,冷风一阵一阵的往屋里灌,轻松就站在风口上,他面朝着一松,而一松从未见过他露出那样的笑容。那笑容让落在他脸上的晨间清亮的冷光带上了温度,连提问的声音都温柔了不少。他问道,“如果什么都不考虑的话,一松你想做什么呢? ”



“想和哥哥在一起。”



“还有呢?”



“没有了……”



“说实话。”轻松拉起一松的手,将他握紧的拳头放在自己的手掌上,一根又一根,小心的掰开那些攥在一起的手指,“就算我是哥哥,也有不知道的事,如果你不好好的说出来我是不会明白的。一松,我一直都没有好好陪你,所以并不清楚你在想什么,比如你之前偷偷的哭了我也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地方我都做得不好,一松,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我们是一家人吧?所以能帮助我,让我知道你需要什么吗?”



一松握紧了手中的书包背带,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想见十四松,想和他做朋友,想去学校,想和朋友们玩,想带十四松和椴松去看学校里的小猫,想让他们来家里一起玩,想一起去澡堂……”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抬起头正视着轻松,“但是,但是也想和哥哥在一起!”



“那就一样一样做吧,邀请十四松来家里玩也好,再一起吃布丁吃披萨也好……”轻松一边说,一边帮弟弟把书包背好,用力拍了拍他的背,“不过在这之前,先去学校吧,一松!朋友正在楼下等着你,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一松往外跨出一步,又担心的回过头盯着轻松,用从没有过的认真态度问他,“你不会去其他地方吧?还是会在这里的吧?打工结束之后,就会回到这个家的吧?”



“我还能去哪里。”轻松结结实实的揉了揉一松本就乱糟糟的头发,“不会抛下你的,一松,不会抛下你的。”



一松这才跑起来,他甚至来不及等电梯,背着书包一路跑下了楼梯。轻松站在窗户前一直看着,他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冲出公寓大门朝着一直等待着的另一个小小身影飞奔而去,久别重逢的小小朋友们拥抱在一起,不需要解释什么,他们就那样和好了,手牵着手往学校的方向跑去。



于是他坐回了餐桌前,早餐的碗筷还没有收拾,他这会儿也没那个心情,只愣愣的看着从气窗射入的朝阳。如同无数个早晨看到的一样,那阳光越来越明亮并且逐渐变成了金色,灰尘在倾斜的光柱中飞舞,鞋架上的鞋被照得暖烘烘的。轻松注视着一松那双磨损得很厉害的运动鞋,放在桌上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房间里本该是安静的,但这会儿有种细微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他无法移开视线,只能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双鞋,直到实在受不了刺眼的阳光,才慢慢低下头。



“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把嘴里的东西嚼的咯吱作响!”沉默了一会儿,耸着肩的轻松突然开口了,“你到底要吃多久的酱菜?”



“因为看好戏的时候就特别想吃东西啊,比如看电影要吃爆米花嘛,但你这里只有酱菜萝卜。我还嫌齁呢?你还有没有饭?”小松放下手里的腌萝卜,嘴里还在咔嘣咔嘣的嚼着。



“为什么你这家伙会在这里啊?你把什么当好戏在看?”轻松锤了一下桌子,指着萝卜说,“都吃掉一大半了,怎么不齁死你?”



“喂,你这是在过河拆桥啊,轻松。这几天是谁让我在他上班的时候照顾一松的?我就来吃了顿早餐,外加吃点酱菜过分吗?只是酱菜哎!”



轻松往后一靠倚在椅背上,他已经做出了一个选择,但马上就开始的话实在太难了。



“决定了吗?”小松问道,“去找一松的父母的事。”



“虽然从来没见过面,但一松的妈妈每个月都会汇生活费,汇款单上有留电话……我没想过,但真的去找的话,应该能找到的。”轻松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说,“我曾经问过一松,实在不行的时候要不要去找亲生母亲,他拒绝了。也对,谁会对把孩子抛给别人照顾,从不来看望的父母有好感呢……”



“也许有别的难处呢?”



“具体情况我不了解,但母亲似乎很体谅她的朋友,也就是一松的生母,从没埋怨过什么。”轻松勉强笑了一下,“但是我……但是……”



小松握住了轻松放在桌上的手,像是在鼓励他一般,紧紧的包在自己手掌中,“没关系的,只是去商量一松的事。毕竟是亲生父母,在这样的状况下不可能一点责任都不负……”


 


“我会很认真,很认真的观察的。如果那边的条件比较好,他们也确实能接受一松的话,我会让一松待在那边的。”轻松艰难的说,“我确实没法好好的照顾一松,如果我想养活自己和一松就必须整天去工作,而在一松的这个年纪,他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怀。我总是让他伤心,要是留在我身边说不定还会发生那样的事,我不想送走他,我只是希望,希望……”



“啊,他一定会的。”



在轻松说出‘希望一松比现在幸福’这句话之前,小松已经猜到他在想什么,并且立即就笑着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他一定会的。”


 



他们都不再说话。轻松依旧看着天花板,攥着拳头一直被小松紧紧的握在手里,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小松的手,火热并且有力的手掌让轻松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好像真的有股力量,随着掌心中脉搏的跳动,一点一点的涌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tbc


 


 


 


……觉得换点东西涌进去比较好



我都麻木了,这什么几把牵手?扶老人过马路都比这个亲密!



崩溃



快扶我去jiyuan.jpg


 

评论

热度(27)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