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9)完

1492063431:

冷漠.jpg


注意:此章包含LGBT,排泄以及大量捏造


 


 


 


9.



轻松这会儿坐在陌生的沙发上,即使隔着厚厚的裤子,屁股底下那天鹅绒材质的坐垫还是令他浑身发痒,变换姿势还觉得坐立难安。虽说找一松的亲生母亲比他预计的困难一些,打了好几个电话,从这里找到那里费了不少功夫,但最后还是找到了。直接通话的那天,对方似乎在工作,电话那头的背景音乐太吵轻松又太紧张怎么都说不清楚,还是小松拿过电话和对方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毕竟是关于抚养一个孩子事,当面说比较妥当。



实际上,一松的生母就在距离这里一个半小时的邻镇上工作,约好的见面地点就是她工作的地方。小松根据电话里的噪音猜测可能是特殊行业的工作者,轻松当时还愣了一下,但马上反应过来他究竟指的是哪种工作,也许正是这样,才迟迟的没有和一松见面吧。这样一来,原本就准备和轻松一起去见面的小松就更起劲了,简直是掰着指头在等待见面的那天。



他们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一松,趁着一松去十四松家留宿过夜的机会才偷偷出发,但来到那里之后才发觉事情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轻松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属于夜晚的酒吧还没有开门,但已经有人在里面做起了准备工作。他握着手里的玻璃杯,紧盯着漂浮的柠檬片,不敢多看在周围走动的身姿妖娆的员工。



怎么说都太奇怪了,原本以为是这间店里的女性太丑,但再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发现这些身材高大,发型夸张,满脸白粉的根本就全都是男人啊!进店的时候走的是后门,完全没发觉这是人妖酒,想到小松说的‘从后门进来是不是个不好的预兆啊?’轻松更加紧张了。



“轻松,没事吧?”消失了一会儿的小松终于出现了,他坐到轻松身边,压低声音说,“我找了根绳子把裤腰拴上了,打了个死结,这下不怕被人强奸了。”



“……没有人会想强奸你吧?”



“胡说,我这种身材相貌,大家都超爱的好不好。人间国宝可不是白叫的,上次在澡堂,不是还有个大叔强吻我!”



轻松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但实际上他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刚才有个像貌似领班的男人夸他皮肤好,还问他要不要来打工。要不是躲得快,可能就要被乱摸一把了。



绝对不会把一松交给那种轻浮不负责任的家伙的。轻松暗暗下定决心,要真是那样的人,到时候就拍拍屁股走掉吧。正想着,走来一位身穿银灰色连衣裙的……姑且算是女性吧。她的妆很浓,但从光滑平整的颈部皮肤上看来,年纪并不大。小松扫过她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膛一直到肌肉虬结的小腿,呆如木鸡的问道,“请问你是一松的妈妈吗?”



轻松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他觉得,这可能不会是一次愉快的见面。



对方没在意,急急忙忙的做起了自我介绍。他当然只可能是一松的爸爸,一松是他在进入这行之前出生的。他对于小松和轻松的匆匆来访感到不安,草草解释之后忙问,“是不是一松出了什么事?生病了吗?”



轻松连忙把来意大致说了一下,包括父母的去世,以及现在自己和一松的状况,“并不是不愿意抚养一松,只是我现在并不能很好的照顾他,想商量一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毕竟你是,是一松的亲人也有权知道一松现在的情况……”他越说,声音越轻,怕对方会认为他不想继续抚养一松,更怕他会立即开口要回唯一的弟弟。



坐在一边的小松默不作声,在茶几下悄悄握住轻松因为紧张变得冰凉的手,一言不发的鼓励他,试图让他打起精神来。



“对不起,我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正撩着长发的一松爸爸吃惊的停下了手,“一定很辛苦吧,真是的,我怎么……都没有好好的感谢你的父母,他们一直照顾着一松,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你的父母我根本……”他叹一口气,“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他们,还有,还有你,这样的情况下还照顾一松。”



“不不不。”轻松连忙摆手,“你也不是一直都在汇钱吗,没那笔钱我才维持不下去。不过,一直以为汇款的是一松的妈妈,听说她才是我母亲的朋友,所以……”



“那一松的妈妈呢?”小松插嘴问道,“为什么要把一松交给轻松的父母抚养呢?”



“因为我是这样的人,所以她实在无法和我生活在一起。”一松爸爸开始讲述和一松妈妈的过往,“我那时还很迷惘,不知道自己的这种喜欢女性服饰想要化妆打扮的感觉算是什么,一松的妈妈是发型师,会帮我做很漂亮的头发。我成为她店里的常客之后,她觉得我该试试和女生交往,也许能治好也说不定……我们交往一年之后,一松就出生了,这只是个意外,但我非常高兴,看着一松我彻底的明白了,我无法成为丈夫和父亲,我想成为妻子,成为母亲。但是三人的生活只维持了不到一年,因为我得了产后抑郁症,总是和一松妈妈吵架,所以……”他不好意思的抿了一下嘴。



啊啊啊啊啊等等等等,根本不是你生的怎么得抑郁症的反倒是你啊?轻松只能在心里吐槽,勉强维持着严肃的表情听他说下去。



“分手的时候我没有工作,无法抚养一松,一松是被妈妈带走的,也没给我留下联系方式。在那之后,我开始攒钱,因为我想做真实的自己,也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我一直以为一松的妈妈已经带着他再婚了,大概是在四五年前吧,她托人联系我要谈谈一松的事,那时才告诉我一松一直都在她朋友家生活。她当时就要结婚了,对方是海外人士而且并不知道她有个儿子,他们计划结婚后就出国,而一松会由那位朋友继续抚养。”



“她告诉我一松生活得很好,那位朋友,也就是你的母亲是她在孤儿院时的发小,两人情同姐妹,那家人也把一松当作了亲生的孩子。她把我叫出来是为了告诫我不要去打搅一松,但怎么说一松也是我的孩子,于是我就把抚养费承担下来了,毕竟一松妈妈她就要有自己的家庭了,明明无亲无故的却要每月往国内寄钱也会引起她丈夫怀疑的吧?”



“难道真的不想见一松吗?”



一松爸爸苦笑起来,“这样的父亲他能接受吗?我很想见他,一直梦到他小时候的样子,但是……”他哽咽起来,“一定会讨厌我的,虽然被很多人骂过恶心去死吧之类的话,但唯独不想听到那个孩子这么说。”



轻松拿出手机翻出相册里一松的照片,示意他看看一松现在的样子,“一定比你记忆中长大不少,他是个好孩子,也很健康,是个喜欢猫咪的家伙……”



“拿开吧,如果我看到的话,看到的话……”他扭过头拒绝,下一秒又伸手抢过了轻松的手机,还没看到照片已经开始流泪了,嘴里喃喃的说着,“我可能就无法放手了。”



轻松一时没反应过来,意识到那句'可能就无法放手'指的是什么之后,他猛的起身想要拿回手机,好像这样就能把弟弟抢回来。但小松拉住了他,将他押回到沙发上,用胳膊压在他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手臂,轻声安慰,“没事的,轻松,没事的。”



“真的长大了……”对面的那位很快哭花了脸,“一松他在笑呢……”他指指照片上面无表情的一松,把手机放到自己的脸旁边扯着嘴角说,“笑起来的样子很像我吧?”



轻松猜他大概是在笑,然而自己到的只有融化在一起的化妆品所描绘出的抽象画。虽然没见过一松的生母但此刻轻松很肯定一松长得像妈妈而且这真是太好了。



他只是很吃惊,有人能透过那种照片,看出当时的一松只是故意摆出了冷漠的表情,除自己之外,应该没人知道拍照的时候他确实很高兴。也许血缘真的是一种神奇的力量,也许一松爸爸真的非常在乎一松,也许他的爱不会比自己的少,也许……轻松不敢再想下去了。



“但是,我没法把他接过来一起住。因为……”一松爸爸来回滑动屏幕,“这是他的朋友吧,还有这个……这张在喂猫呢,看起来很幸福啊,我的儿子。我想和他一起生活,但如果离开朋友,离开熟悉的地方,他会难过的吧?我从来没让他开心过,以后可能也不会,所以至少,不能再让他伤心了……”他说着突然站起来用力的朝轻松鞠了一个躬,“谢谢,让一松培养成了好孩子,让他过得这么快乐,虽然无法感谢你的父母,但是作为哥哥的你也是我必须感谢的对象。谢谢,谢谢!我这个父亲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但这一次,这一次的话我会拼尽全力帮忙的。”他直起腰,“在这种地方工作的我是无法好好抚养一松的,但是钱也好什么也好,如果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提,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还是,先去洗把脸吧。”小松拍拍一松爸爸的肩膀,然后对着他,还有轻松竖起一根手指,胸有成竹的说,“放松之后我们再来讨论吧,首先想让大家听听我的意见。”



半小时后,他们终于和梳洗完又画上了大浓妆的一松爸爸谈起了正事。小松的解决方案是,将一松的抚养权交还给亲生父亲,一松爸爸负责一松的所有费用,但一松依旧跟着轻松生活。轻松这边,因为房租是他们最大一笔的生活花销,所以要把房间退掉。



“去我那儿住吧。”小松对着坐在身边的轻松说,“我那里有两个房间,客厅也很大,我和空松住一间,一间就让给你们。啊,索性让空松去住学校的宿舍好了!但是作为条件,轻松你必须辞掉所有的打工,申请补助也好助学贷款也好反正去给我上学。不过住我家也不是免费的,房租的话……”小松擦擦鼻下方,“就把之前的一顿便当改成三餐吧,像之前一样,我出材料费,你出人工,我也会遵守约定帮你照看一松的。你上学之后要参加社团或者放学后和朋友去玩也行,反正有我嘛,一松放学之后就交给我了!”



“和空松商量了,他会帮你搞定复学的事,松代夫人那里也说会帮忙,反正一松和十四松他们是一个学校的,像是运动会参观日什么的,她都能一起照顾……”



小松滔滔不绝的说着,轻松听出来他是早就有了这么个计划的,还和那么多人商量好了,怕自己反对似的在这最后关头才说出来……不过这是为什么呢?他充满疑惑,提供住的地方又给予那么多帮助,又不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了,为了交情不深的邻居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在他开口问清楚之前,一松的爸爸先站起来握住了小松的手,万分感激的说,“那就拜托你了,我完全接受这个提议,你是……小松先生是吧?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是个非常可靠的人,是一松哥哥的男朋友吧?”



“哈啊啊啊啊啊啊?”轻松和小松同时叫起来,“怎……”



“怎么可能?我和他……”小松急忙摆手,“只是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他说着去看轻松,“我们算是朋友吧?”



“是……朋友吧?是吧,小松?”轻松也慌慌张张的解释,“反正不是那种关系!”



“不是,绝对不是的!只是邻居。”



“对,我和一松碰巧住在他家隔壁,只是这样的关系,我们……碰巧的,都是……”



“……就是觉得不能放着不管,所以才帮忙的,我,我没有其他想法……”



“非常普通的朋友,非常的……我们也只认识了不到三个月,只是邻居……邻居……”



两人七嘴八舌驴唇不对马口的解释了好久,换来一句漫不经心的‘哦,是吗?’。



“真的!而且,怎么可能!就算我喜欢男生,也不会对十六岁的高中生出手啊!”小松真的急了,站起来为自己辩解。



“有什么关系。”一松爸爸笑嘻嘻的朝他们挥挥手,“一松出生时我才十七,年纪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抓住机会才更重要。邻居先生,我从你的脸上可以看出来哦!”



轻松没听出话里教唆的含义,他的注意力全被岁数吸引住了,“一松出生时你十七的话,现在你才二十五?但一松的妈妈和我妈妈同年,这就是说……”



“一松妈妈比我大十九岁,可能是我偏好这种类型吧,现在我的女朋友的岁数差不多是我的一倍,但我们的关系超级好哦。”他朝小松眨眨眼睛,“所以说,岁数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嘛。在我看来你们很配哦,错过彼此不是太可惜了吗?”



小松还来不及仔细消化'你们很配'这句话的含义,已经觉得心里毛毛的了,但这种心痒痒的感觉又和平时不一样,并不令人讨厌甚至还感到了些许兴奋。怀着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偷偷看了轻松一眼,心脏立即怦怦的快速跳动起来。



轻松丝毫没有注意到小松微妙的变化,他已经被当年一松妈妈的犯罪事实以及现在一松爸爸的感情生活震撼到了,“……你还有……女朋友?”



“啊,我也好担心这点!”他捂着脸,装出可爱的害羞样子,“同性恋这点被一松知道的话,会不会讨厌我?”



不不不,喜欢女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轻松扫视了对方一番,几乎能够肯定了,如果一松讨厌的话只可能是讨厌你本人吧。虽然有想过让他们父子相认但现在这种状况到底要怎么对一松解释?正当他莫名担心的时候,小松再次握住了他的手,轻声的对他说,“太好了呢,轻松。”
直到这个时候轻松这才意识到长久以来压在他心上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一松的事解决了,连带着自己的将来也会有好的转变……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一点真实感都没有,他不禁去看身边的小松,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关系,小松的脸红扑扑的,手心发烫,不知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可以令他紧张的。



从店里出来之后,小松的脸色就一直怪怪的。轻松几次欲言又止,他想问清楚为什么小松要帮助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快到车站的时候,小松提出让轻松先回去,也不说理由,自顾自的坐到了车站门口的长椅上。



轻松觉得小松发白的脸色实在不妙,又想到之前提到过的实际上他的身体不是太好,突然就紧张了起来,“是哪里不舒服?很严重吗?”



小松痛苦得说不出话来,朝轻松摆摆手,好半天才缓过来,“没关系的,你先走吧……”



“怎么可能没事!”轻松从来没见过小松这个样子,弯下腰就要把他架起来,“去医院,现在就去!”



“……不是……裤腰上的绳子解不开了……”小松虚弱的回答,“出人妖店之前就试过了,解不开,裤子也脱不下来……我可能要把屎拉在裤子里了,不用管我,轻松你快走吧!”



轻松满肚子的诸如‘你帮我这么多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之类的肺腑之言瞬间消失,但也不可能真的把小松扔下,拖着他就去了车站里的厕所。虽然蹲在地上帮他解绳子的时候被路人误人为是在行猥琐之事差点被警察带走,但千钧一发之时小松终于顺利的脱下了裤子。



下班的高峰时间快要过了,但车站里依旧挤满赶着回家的上班族。厕所里倒没什么人,轻松站在门口看着脚步匆匆的路人,曾经自己也是其中一员,而今如此忙碌的生活就要结束了。虽然没有正式答应小松的提议,但对自己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吧?不需要和一松分开,有了等同于免费的住所,不用打工能去上学,同住的小松空松的脾气也熟悉,和他们住在一起应该不难,一松的话应该没有问题,退租和搬家也挺方便的……他没头没脑的想着,突然间那个问题又出现了。



没错,比起那些琐事,小松为什么会让自己住到他家去才是这件事关键的问题吧?想到这里轻松再也忍不住了,猛的站起来,向着空荡荡的厕所问出了这个问题。



小松没有回答,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以为是在那种奇怪的店里被周围奇怪的光线和香味影响才会对轻松心跳加速,果然出来之后在空旷的街道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好了。但是刚才轻松蹲在面前帮他解裤腰上的绳子的时候,那奇怪的感觉又来了……小松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腿之间,不会吧,才说了要住在一起就发生这样的事,之后还怎么活?错觉,错觉,对了,一定是姿势太奇怪的关系,哪个男人看到有人凑到自己裤裆前都会感觉怪怪的。小松努力说服自己,但一闭上眼就是轻松的手指解着自己裤带的画面。



而轻松依旧在门外问着,“……非亲非故的也太奇怪了吧,是因为和小松你的过去很像所以可怜我?还是……”



并不是这样的,小松想这样对他说,话到嘴边却又支吾起来,最后也只是哼了两声就从隔间里出来洗手了。他没想到轻松会走进来,坚持不懈的要从他嘴里掏出答案。



“小松你究竟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轻松挨在身边,小松一时之间只能看着汩汩流出的自来水,这个问题让他的心跳又变快了。这时上衣口袋里的手机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小松的手上沾着泡沫,于是让轻松帮他把嗡嗡作响的机器拿出来。当看到来电人的姓名时,小松和轻松才记起一件被他们遗忘的事:空松不放心吊儿郎当的哥哥带轻松去谈事,跟他们一起去了那家酒吧。他是跟在小松后面去的厕所,但一直没有回来,谈起正事之后他们就完全的把他忘了。



“……大哥,你们在哪里啊?”轻松按了免提键之后空松急躁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同时传出来的还有诸如‘小哥你身材好好哦’,‘有在健身吗’,‘这里手感超棒的’的模糊声音,时远时近的,听起来背景里不止一个人。



“大哥我被一群奇怪的大妈围攻了,看起来她们是要吃了我!”空松的声音带上的哭腔,“救命啊,大哥!她们力气都好大像男人一样……喂,你不要摸那里……那里也不行!大哥?大哥你倒是说话啊!啊啊啊啊啊,别扯,别扯……”



接下来轻松只听到一种类似吃乌冬面时发出的‘簌溜簌溜’声,他刚想问,小松就伸手把电话挂了。



“空松他……”



“大概是有人在请他吃面……”小松直接关掉了手机,对轻松说,“回去煮点红豆饭吧。”


 


 


尾声



搬家的工作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完成,说是搬家不过是把东西拿到隔壁,连纸箱都用不上。但由于小松一直在偷懒,除夕夜那天他的那间房尚未整理好,东西都堆在客厅,家里还是乱糟糟的不能住人。



空松去乡下的亲戚家了,剩下小松轻松一松三人守着一大推杂物跨年。松代看不下去了,说大家都可以去她那里过夜,轻松觉得过意不去,就让一松去了,但是一松一走,他发现家里只有自己和小松了,尴尬之余只得厚着脸皮去找一松。



但是像小松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一个人待在家里,于是最后,说着‘麻烦了我们还是在自己家过年就好’的三人并排坐到了松代家的豪华沙发上,吃着美味的点心,喝着热腾腾的茶水过完了最后一天。



松代家有新年参拜的习惯,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大大小小的五个人叫起来整装出发。第一次和那么多人一起参拜,孩子们,包括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一松都非常兴奋。反而是年纪最大的小松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赖床不说,好不容易出了门,眼看要走到神社了,却一屁股蹲在地上休息起来。



轻松看着由松代夫妇带着的一松,十四松和椴松跑跑跳跳的混入了人群之中,他现在不会过于操心弟弟了,一松能像任何孩子那样出去玩,去交更多的朋友。轻松觉得暖烘烘的,今年的冬天好像并没有那么冷,他抬头往空中呼出一口白气,像是要把过往的不痛快都吐出来。



“要许什么新年愿望呢?”坐在地上的小松问道。



轻松一秒都没有考虑,直接回答,“希望一松的起床气好一些,不然叫他起床真是太困难了。你呢?”
“希望运气好一些吧,赌马啊,小钢珠什么的,能多赢一点就好了。”



轻松也猜到会是这个回答,都是不像样的愿望呢。新年伊始,自己却没有特别的期待,可能是因为已经遇到够多的好事了,而且春天开学的时候也会重新回到课堂上,这都亏了当初的食物小偷……想到这里,轻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着小松鞠了一躬,“接下来的一年就拜托了!”



“啊,别在意别在意,就像往常一样就行了。”小松笑起来,“也不是做了多了不起的事,而且你也有付房租嘛,会给我好吃的就行了……”



“但是……”轻松打断他,从今天起自己就住到小松家里了,但依旧有事情困扰着他,他不得不再次问出那个问题,“究竟为什么要帮我呢?”



小松抓抓头,站起来拍拍裤子。他还是不知道答案。胸中隐约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又是何时酝酿出来的?但为了安慰轻松,也只能糊弄一下了,“就是你说的那样,因为和自己很像所以才看不下去了,不希望你走上我的路……这样的感觉吧。”他说完,擦擦鼻子,“不用太在意了,我只当是做好事积点人品,不然手气太差了。”



轻松点点头,刚想再说点感谢的话,小松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来电话的是空松,他是来拜年的,听小松说轻松就在旁边,也想顺便向他问个好。



怎么说小松家里原本住着两个人,没有空松的支持自己也不可能搬过去的。轻松急忙接过电话,好好的客套了一番。空松拜托轻松在自己不在的几天里看着点小松,还说家里的老妈听说这件事之后要他们兄弟俩多关照轻松,“还让我带特产回来,给了好大一箱梨呢,之后给大家分一点,也给松代夫人送一些去吧?”



“老妈?是你和小松的妈妈?”



“当然,我们是一个妈妈啊。”空松觉得轻松的问题很奇怪,回答里不禁带上了笑意。



“啊,那小松和空松的妈妈身体还好吗?爸爸呢?”



“嗯?”空松觉得更加奇怪了,不过还是好好的做出了回答,“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大家的身体都很好啊,怎么了?”



“没什么,对了,空松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你可以诚实的回答我吗?当初你和小松为什么要离开老家来城里呢?”



“啊,那个啊,还不是小松觉得乡下太无聊,高中一毕业就来城里了,说是找工作,其实不过是拿着家里的钱在花天酒地。妈妈实在看不下去才让我来管着他的……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什么……”



轻松挂上电话,深深吸了一口气,“小松?小松先生?”他扭头去找那个满口胡言家伙,要他把‘悲惨的过去’再说一遍,然而小松早就跑得没影了。


 


 


 


end


 

评论

热度(37)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