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2℃【おそチョロ】(758)

1492063431:


前情提要



在同居的三年中,经历了诸如:


 


110在台风天救树上的猫,结果被困,卡拉为了救他们被风吹走了……


 


停电之夜,睡糊涂的噢搜卡拉敲锣一吃走错房间睡错人(单纯的睡),噢搜想将错就错吃点豆腐反正敲锣睡着了也不知道,结果被一吃当成变态……


 


弟组的小鬼当家,只是来送饭的兄组成为了陷阱的受害者,苦不堪言……


 


十四松的初恋,音乐教师彼女,大家一起助攻让他能好好在彼女面前唱完歌,不小心被关在储物箱里的速度经历了dokidoki的三十秒……


 


街上巧遇的材木,比试起了撩妹,结果椴椴用可爱完败卡拉,见卡拉哭了于心不忍,采用‘哇姐姐我找不到哥哥了哭哭哭’‘哦是小姐你找了My布拉砸thankyou请你喝茶’的方法,协助他不幸的搭讪到了……flower……


 


卡拉被黑道大小姐flower捉去结婚,大家营救失败,最后噢搜通过过去的朋友把他救出来了,噢搜神秘的过去揭露……


 


为了制造生日惊喜,paka做了饭,却将水陆毒倒送医抢救,危急时刻,噢搜表白结果弄错病房全白干(卡拉:原来大哥你是这样想我的???


 


大家去参加敲锣学校的校园祭,看着左右逢源的噢搜,敲锣感觉怪怪的又不知道是为何,一吃误入女♂仆咖啡店,人妖恐惧症发作,呕吐休克紧急送医,噢搜帮了很大的忙,而敲锣认为自己可能喜欢当时噢搜身边的某个女生,再次完美错过……


 


特别篇:敲锣的暑期人妖打工???以及神秘客人……


 


若叶的超市购物,因为十四松的特殊体质,两人穿越时空来到了十年后,敲锣分别遇到了未来的自己和噢搜(十年后的两人已经是交往状态,另外十年后一吃已经做了变猫手术,是只猫了),阴差阳错的以为未来的自己,未来的敲锣都分别有了恋人,若有所失但还是搞不明白自己的感觉……


 


巧克力大作战,情人节当天比赛谁收到的巧克力最多的六人,等了一天收获数皆为0……最后时刻,敲锣竟然用噢搜前几天给他的超市收据抽奖拿到了一盒巧克力成为全场赢家,噢搜不服气说这巧克力等同于是他送敲锣的,不算!要把巧克力抢回来的噢搜和拼命守卫巧克力的敲锣吵完架回到各自的房间里,没自觉的两人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竟然在情人节送(收)了他巧克力!!!偷偷脸红起来……


……


等等等等这样那样的乌龙事件之后,噢搜没有告白,敲锣依旧不太清楚自己的真心,两人止步不前(为什么,你们是弱智吗???气死!),辣么,在最后的时刻,经过三年的磨合暧昧得旁人心累的速度究竟能不能心意相通呢?


 


请看最后一话:告别!


 


(如果觉得没看到过以上章节的,请自行想象一下,谢谢!)


 


758.


 


这一年的秋天似乎来得特别晚,但就在运动会的前几天,气温蓦然下降了。挥别炙热的太阳,运动会当天是恰到好处的阴天,气温不冷不热的正适宜,简直没有再完美的天气了。


 


轻松已经换上了适合季节的长袖衬衫,而走在他旁边的小松还是一副夏天的打扮,脚上甚至还穿着人字拖,感觉是去楼下杂货店买烟而不是来参加运动会的。经过了三年的共处,轻松早已习惯这副样子的小松,也懒得再去说什么,只是提醒他不要拿刚洗好的湿漉漉的手往身上乱擦。


 


上午的运动项目都结束了,现在是和家长吃午餐的时间。他们刚从操场边上的洗手池那里洗干净手,要回到另一边的集合区。


 


“没想到你会来一松的运动会,之前的两次都是松代替你照顾着一松的吧。”小松甩着手,“向学校请假了?”


 


“啊,难得也想要陪陪弟弟的。”轻松嫌弃的看着小松,考虑了半天才掏出手绢给他,“而且,之后也没机会了,至少给他留下点美好的回忆吧。”


 


“结果连空松那家伙也来了,说什么学校派他来学习交流的。你看到了吧,刚才的借物赛跑的时候被一松借走了墨镜,外套和鞋子,幸好没有穿那条亮片裤子,不然也得被扒下来……”小松笑起来,“说是借物要用的,其实一松是借此机会把那些痛得要死的东西都扔到焚化炉里去了吧?”


 


“我奇怪的倒是你怎么来了……”轻松经过葱葱茏茏的树丛,秋天徐徐的微风吹过,落下几片叶子,他一面整理头发,一面说,“你来干什么啊?”


 


“……我也,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吧……”小松望向空荡荡的操场,轻声说。然而他的声音被沙沙作响的树叶摩擦声掩盖住了,轻声听得不太清楚,但也没多问,伸手把小松手上的手帕抽走了。


 


他们又沿着弯曲的跑道走了一会儿,原本,早已有了默契的两人即使不说话也不会感到尴尬,但自从上次意外被关在货车柜里,热到不得不脱光衣服赤裸相对之后,单独相处的时候小松只觉得嗓子发干,总有种令人心神不宁的氛围让他不得不找些话题来打破这种安静,“一松最近好像又不太对头了,你和他吵架了吗?”


 


“他只是在乱发脾气而已。”说到这个轻松也来气了,“明明是他自己的问题。因为在十四松家待得久了,有几次没注意,把松代夫人叫成了妈妈觉得很羞愧,回来就莫名其妙的生起气来。还有啊……”他停下了脚步,语气也变得认真起来,“你也听到过的吧,松代夫人说过干脆让一松入籍当她家的孩子好了,能多一个儿子她也很高兴之类的话,我不是没有考虑过,想着如果能这样的话也不错,一松和十四松椴松的关系很好,松代夫人也喜欢他,而且考虑到他们家的条件,会对一松的将来更有利吧……应该算是我多事了,和一松稍微提了一下,想听听他想法,结果就开始和我生气了。”


 


“啊,在那里呢!”小松突然推推轻松,指着树后的一片空地,轻声的对他说,“是一松和松代夫人,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呢……”


 


轻松也看到了,本该是在野餐垫上和十四松椴松空松一起吃午餐的两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单独跑出来?又在这种没什么人回去的地方,是要干什么呢?带着满肚子的问号,他跟上小松蹑手蹑脚的钻过去偷听。


 


“……一松的妈妈是怎么样的人呢?”松代问道。


 


错过了之前的谈话,一开始听到的就这这样的问题,轻松的疑惑更重了。


 


原本走在松代身边的一松突然停下了脚步,想了想之后不太情愿的回答,“只是最普通的那种妈妈……”


 


“嗯,还有呢?”


 


一松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松代,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但松代脸上一直挂着温柔闲恬的微笑,让人不好意思拒绝。


 


“……就是非常普通的妈妈,会唠叨,总是要我把玩具收拾好,然后……”一松吸了一口气,“喜欢打扫,但做饭很难吃,爸爸不敢说,都偷偷拜托轻松做,虽然轻松做得也不算好,但比妈妈好多了。很害怕虫子,连菜叶上的蜗牛都害怕,但之后,在下雨的时候和我一起把它放到楼下的草丛里了。还喜欢追星,虽然已经是妈妈了,还总盯着电视上的明星,因为是护士有晚班,上班的时候还会偷偷打电话回来说是忘记设定录像机了,让轻松一定要把晚上的连续剧录下来,她第二天回来要看……”


 


轻松很吃惊,弟弟竟然记得那么多的事,有好些连他都忘了的事被一松这么说出来,激起了太多的回忆。


 


“你看哦,一松。”松代蹲下来对着,“你一直都记得妈妈的事,很清楚吧。一松的妈妈就是一松的妈妈,和我一点都不一样,虽然都是妈妈但你是不会搞错我们两个的。虽然我也很喜欢一松,也希望一松成为我家的孩子,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是一松记忆里的妈妈,我是无法替代那个抚育你长大的妈妈的。”


 


她指着一松的胸口说,“不要害怕自己会忘记妈妈,你不会的。妈妈给予你的,和你相处的每一点每一滴都好好的在这里呢。”


 


轻松看到松代在一松的心口上点了一下,“在一松的心里哦,只要一松的心脏还在跳动,就会永远永远的记得妈妈的……”


 


他没有再听下去,拉着小松走了。


 


“那小子是怕把妈妈忘记了啊……不过以他的年纪,会忘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走远一些之后,小松叹了一口气,“而且,和松代夫人待久了,会混淆起来也不奇怪,在为这种事情责怪自己吗?果然是一松的脾气。 ”


 


“怪不得前几天还问我要相册。”轻松终于明白这几天一松为什么不高兴了,“这件事可能要怪我吧,没让他见妈妈最后一面,所以前两天才不给我好脸色看,小气的家伙!”


 


“因为母亲是当场死亡的,让我确认遗体的医生见我年纪小,还特别提醒我不要被吓坏了……我看到盖在上面的白布勾勒出的形状时就知道有多恐怖了,所以不管一松怎么哭怎么闹我都没让他去看,他应该还在为这件事生我的气吧。”虽然讲着痛苦的往事,但轻松却带着浅浅的微笑,“现在才觉得,能让一松留下那样的回忆真是太好了。说实话,我也没有和妈妈好好的告别,揭开布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我不想在以后的梦里看到那样的妈妈,我希望妈妈永远是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裤子都干干净净的模样。”


 


“……一松他总有一天会理解的。”小松想要安慰他,但从轻松的眼里他看出这个当年哭着向自己求助的少年已经摆脱了过往的阴影,并且健康的成长了起来。那双眼睛里不再满是迷茫,痛苦和不安,相反,三年的时间让轻松变得坚定,自信,满怀希望。


 


“说点高兴的事吧,听说模拟考的成绩不错?”


 


轻松点点头,“这样的话录取应该是没问题的。”


 


“所以会去那里上大学?”


 


“毕竟能提供奖学金。”


 


“啊……好远……”


 


“明明是你推荐的,还让妹妹帮我问申请奖学金的事。”


 


“所以已经拜托好松代夫人,让一松去她家寄宿一年,等到他小学毕业就去上全寄宿制度的初中么?”听到那个计划的时候,小松真的不习惯,过去那个不愿一松出家门的轻松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不过,也算是好的转变,小松想着又问了一遍,“正没问题吗?”


 


“有松代夫人,还有十四松和椴松他们,一松绝对没问题的!”虽然这么说,轻松的脸上还满是不舍,急忙补充道,“我抽空就会去看他的。”


 


“我是说,你没问题吧?”


 


轻松没有回答,只是给了小松一个微笑。


 


果然是成长了很多,小松知道轻松会没事的,现在的他即使一个人也能好好的活下去的。倒是自己的心里变得空落落的了,虽然早就闹着说一个两都走了自己有多么多么寂寞,但也知道轻松能继续学业是最好的。只是吵吵闹闹的过了那么久,今后必须面对不再热闹的房间,心里真的不好受。努力的说服自己只是回到最初的样子,但一想到轻松就完全没了底气。


 


轻松是不一样的……起初觉得年纪还小自己不能这么人渣,然后为了确认自己的心意反复考虑了很久,这半年又顾虑到他要备考,始终都在犹豫着。然而时机是错过了就不会重来的,小松开始逐渐接受这个事实,也许他们就这样结束了……总不能等到他拿到入学通知书快走的时候再说吧,如果在那档口被拒绝,还要看着对方离自己而去,打击未免太大了。


 


想到这里小松不禁停下了脚步,“会和我好好告别的吧?”他看着轻松的背影说,“不会因为害怕离别的伤感一个人偷偷走掉的吧?”


 


轻松回过头,表情有些莫名其妙,“只是去上个大学,又不是生离死别,难道我还会哭哭啼啼的?”


 


“是啦,是啦……”小松迈着大步,几下就追上去了,“之前还看到你哭鼻子呢,说什么,我弟弟丢啦,呜呜呜的……”


 


“喂!”轻松有些生气了,“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啦!”


 


“不久哦,就三年前嘛。”小松擦擦鼻子,“这么看起来,三年真是好快……你那时矮矮小小的,现在都和我差不多高了……”


 


“也没你比划的那么小吧……”轻松不太服气,但马上又换了一种口气,“怎么今天这么伤感?”


 


“不知道呢……”小松伸了个懒腰,“秋天的关系吧,让我想到你刚搬到隔壁也是秋天。”


 


“总之会好好的和你告别的!”轻松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真是的,这样的小松一点都不像小松了,好吧,今天晚上请你喝酒!”


 


“什么嘛,高三还没毕业,只是个未成年……还说喝酒什么,到时候也不过是陪在边上,让我一个人喝反而更苦闷啊。”


 


“成年了哦。”轻松奇怪的看着小松,“我不是晚上一年高中么,去年就成年了啊。”


 


小松在原地愣了一下,他这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什么,为了道德底线一直错误的坚持着,即使现在是明白过来了,但浪费的一年的时间要找谁去赔?


 


“啊啊啊啊啊啊!”他大叫起来,“那句话果然没错,人生就是由后悔组成的!”


 


“哎,听起来像名言一样……”正在备考的轻松皱起了眉头,难道是自己没有复习到的东西?要是会考到就糟了,急忙问小松,“谁说的?”


 


“樱杏子。”


 


“……谁?”


 


“樱桃子的姐姐。”


 


“什么啦!小丸子么?”


 


轻松顺着一阵阵风追上自顾自往前走的小松,继续着没有营养的谈话。


 


“新年的时候再去那家神社参拜吧,轻松,我也会为你的考试成绩祈愿的。”


 


“那里根本没用吧,年年都去……结果你赢过几次马呢?”


 


“对哦,一松的起床气反而更严重了……”


 


“让空松去叫他起床,然后空松趴在那里睡死了,让你去,你也和他们一起睡着了,简直变成百慕大三角了!最后我要花三倍的力气把你们都弄起来……”


 


小松笑起来,但突如其来的一阵凉风让他缩了缩脖子。秋天已经到了,很快又一年的冬天也会降临,而在最后,等待着他们的是告别的季节。


 


 


end


 


一方面想看他们黏糊糊的不要戳破那层纸,一方面又急得简直想自杀……


 


但是暧昧三年……JJ可能都枯萎了……人生,太难了!


 


这样发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上,算了,反正完结了【啊,七百多章写得累死了……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26)

  1. 松野家的僵尸149206343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