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Animage》2016年2月号 监督藤田阳一访谈

Porifera:

图源来自@松野咔咔5555 在此表示感谢!!!




角色的成长?六胞胎的个性




——这次做了「おそ松さん」的封面&卷头大特集。虽然以此为开始的话您多少也应该察觉到了,但是您是否知道阿松在世上所引起的热潮呢?


藤田 不、并不怎么……只是稍微知道一点。像这样光顾着在工作室里干活,意外的没什么感觉呢。完全没有现实感。但是遇到的人都说「我看了哟」,被这么说也是很罕见的事,还有人会说我家的孩子也在看之类的,听到这种话的时候就会觉得真是相当难得啊。




——小孩子看这个真的好吗?会不会多少有这样的感觉呢。


藤田 哈哈哈哈(笑)我觉得完全没问题呢,这种程度的。




——放映前的采访(10月号)中提到了「这次要展现出六胞胎的个性」,请介绍一下他们各自的「这种感觉」的角色印象


藤田 好。




——画了一个季度的TV动画,感觉如何呢?是保持着不变的基本线呢,还是说角色们各自在成长着呢,是怎样的印象?


藤田 是声优们的演出更加强调了角色个性的印象呢。系构的松原(秀)君也是每次都来到录音现场,好好地将声优们的演技反馈到了脚本当中。




——比如说,小松是以怎样的感觉成长起来的呢?


藤田 轻快感【※軽さ,也可说是轻浮感/轻松感】,或者不如说更加注重的是随意感。是那种草率的感觉呢。会让人想是不是因为这家伙太乱来了,弟弟们才变得奇怪起来了啊(笑)。




——那么,空松是怎样呢?


藤田 空松声音很好啊(笑)。我们这边也尽可能的加入了能让人沉迷于那种好声音的台词和表达方式。




——耍着帅却被无视的演出也越来越好了。毫不松懈地耍帅的感觉真是不错。


藤田 呢,他是个好家伙哟。




——轻松呢?


藤田 相对来说比较正经,即使周围都失控了他也不为所动呢。不过,虽然也在吐槽兄弟们,但这家伙也是十足的混账家里蹲啊(笑)。我认为他是性格最糟糕的呢。明明在这种情况下还那么认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难道不是没有自觉吗?这样子的(笑)。




——一松是怎样的呢?暗黑面还是一如既往吗?


藤田 但是从暗黑面入手的话,意外的也能发现很多温柔的地方吧。该说是胆怯呢,还是纤细感呢。




——像「超级猫」等话,确实越发觉得他是个纤细的家伙呢。


藤田 在六人当中,他大概是最能看到意外的一面的吧……虽然这么说,各话都是单独完结的呢。彼此之间的联系很小的感觉。




——就算之前的话数里流下纤细的泪水,下一话又作出人渣行为也……


藤田 完全没有问题呢。




——十四松怎样呢?


藤田 十四松……是怎么样呢。没想到他会有这么高的人气呢(笑)。不过,他比起人类更像是吉祥物的感觉吧。我觉得十四松也有被浅野(直之)君的人设所带动的部分。基本上是大张着嘴,必要的时候才会闭上,所以口型基本是和普通的反过来的。




——那么,最后是椴松。


藤田 椴松呢,我觉得他性格超级糟糕的(笑)。我感觉椴松身上有很多我自己之中所没有的要素呢。感觉松原君的要素比较浓厚。因为我自己是长男,所以大概不能完全了解末子的心情吧。




个性的表现非常随意!




——能够区分出那样的六胞胎的画法和演出的方式,也有相当程度的掌握了吧?


藤田 不,我自己并没有太在意(笑)。不如说是作画们和演出们习惯之后渐渐就进入状态了呢。最初几乎都没有口头说明过(表现出个性的方法),不过实际做出几卷胶片之后,看过那个的印象又会反映到接下来的胶片当中去。初期的时候相对来说我会加入各种各样的(修正),不过现在就算不去详细修改也能做得相当好了。大家都掌握了呢。




——初期修正的都是什么样的部分呢?


藤田 表情或是动作之类的,该说是演技感吧。比如说,「澡堂问答」里大家(从水里)突然出现的时候,各自的动作和表情等等的细节。「这家伙是这样子的,所以要这么坐」等等,在这种地方加入细节的指示。基本上不管什么,小松都是基准型。以他为基准再和其他人各自的个性对应,稍微有点过剩地表现出个性。比如说「椴松的话就要像女孩子一样坐着」这样的。




——有明确的规则吗?比如说「这家伙在这种时候绝对会这么做」之类的,或者反过来「这家伙绝对不会做这种事」之类的?


藤田 没有的,没有的。看上去是那种感觉就行,是比较开放的。只要好好画出表情的区别来,还有以好玩为优先。




——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出强烈的个性化,是为什么呢?不过,也可能是我们看习惯了吧。


藤田 哈哈哈哈(笑)。能看出个性化吗?能看出来的话就好了。不过那果然也是因为在脚本阶段就有意识地区分,这说不定是最重要的事呢。




——也就是说在外在特征之前,要先决定会做出怎样的行动、会使用怎样的语言之类的部分吗?


藤田 是这样的呢。大概是一直专注于思考那部分吧。在脚本上花费的时间长到让人觉得需要在脚本上花这么多时间的作品大概再没有其他了吧。




——那么关于那个脚本。是比最初想象的还要多样化的故事,给人以每话都变化丰富的印象。


藤田 是的,非常感谢。那个是从最初就想着一定要这么干的。说到底原作也是如此。包含了很多梗的搞笑、各种各样的设定、感人的故事等等。




——各话的内容和梗是怎样开始决定的呢?


藤田 也有从「来写这家伙的故事吧」开始的,也有从「一直在写像情景剧一样的东西,来点动作场面吧」开始的。大概故事的多样化是出于平衡感而制作的比较多。特别是第一季,果然还是想让人对六胞胎各自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因此做了各自的担当回数。之中再混入配角们的话数,能做两圈【※2巡,每人各自担当两回主役】左右就好了。




——比如说「小松的忧郁」,从标题来看是小松的故事呢。


藤田 是的。




——这样对脚本家说「做一话小松的故事」之后,会写出什么呢?


藤田 怎么说呢……「小松的忧郁」是松原君最初提交梗概的时候就写出来的。「空松事变」也是,因为松原君想写这样的故事,简单地提交了梗概,说「如果是空松的话应该是这样吧」,然后大家一起想梗这样的感觉。




——「空松事变」和之后的B part「超级猫」是前后呼应的。「超级猫」是让人落泪的故事,那是为了「空松事变」最后壮大的抖包袱【※オチ】而做的铺垫吗?


藤田 那个是「超级猫」的故事在先呢。想尽早插入原作剧情,而在那之前都没有做过感动类的故事,所以「超级猫」就做成感人类的吧。虽说如此,(完完全全的感动故事)稍微有点可怕,所以就有了「在最后搞笑一下的话,不就不是感动系了嘛」的想法。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超级猫」的里主角是空松呢(笑)。


藤田 占了大便宜呢,空松。【※原文オイシイ,大概是指空松所扮演的位置非常抢戏】




——另外从「让人落泪」的角度来说,「恋爱的十四松」也给人印象深刻呢。


藤田 那也是很好的一回呢。音乐也非常好,顺利地走向终幕了呢。




——点到为止的演出和在留白处说话,都像有深度的电视剧一样呢。


藤田 在电影什么的里也算是普通的手法了。




——但是,在「おそ松さん」里使用那种手法给人的冲击非常大。而且,还是十四松做主人公实在是让人惊讶。


藤田 哈哈哈(笑)。这个也是差不多又想做个感动故事的时候,大家各自提出想法,说到从意外的角度出发会不会比较好的时候,松原君迅速地给出了梗概,大家再一起讨论……这样的感觉。




配角们异样的存在感




——对监督来说,第一季特别优秀的故事是?


藤田 是「向北」吧。




——那个是相当有特色的一回呢。


藤田 是吗?我觉得「向北」超有趣的。




——有趣是很有趣(笑)。是怎么想的才在「おそ松さん」中作出这么一话的呢?


藤田 想好好地作个「无意义【nonsence】」的故事呢,让观众就算不认识角色也能享受其中。奇怪的两个大叔在旅行,途中遇到了很惨的事,是正统派的无意义喜剧。另外最初本来是短剧的,但绝对「这个只做5分钟太普通了,完整地做半个part吧」,就这样做出来了。想着要做一个台词只有「达~悠」「嚯诶嚯诶~」的故事而做出来的感觉(笑)。这样的制作也非常开心呢。




——连那样的特殊话数都能容许的大尺度是很开心呢。


藤田 不,那种程度的完全、完全不算什么!我觉得不管再怎么做,也完全追不上赤冢(不二夫)先生的世界的尺度啊。【对啊你们都没有吃屎咬丁丁什么的…】




——六胞胎以外的角色,嫌味和豆丁太画起来感觉如何呢?他们也有不少特色的话数。


藤田 果然他们是明星呢。说是角色已经完成了也好,说是不管做什么都是有趣的人也好。特别是嫌味,我觉得他太狡猾了(笑)。嫌味的故事都是「动起来了」的感觉呢。比起情景剧,还是尽情地动起来乐起来比较适合他。




——「嫌味的大发现」也是在短时间内急速展开了成了壮大的故事,是接连不断地荒唐无稽的故事展开。


藤田 因为从视觉上来看已经相当荒唐无稽了,就算脚踏实地去做也没办法呢(笑)。




——监督自己有特别喜欢的角色吗?


藤田 我从小就很喜欢达悠。是不是喜欢他的造型呢……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一点感觉很棒。而且,在原作中也是跨度最大、担当着各种各样的角色,个性丰富过头了吧(笑)。




——这次也是,在黑工厂中被制造出来,还做着大裤衩的助手等等。


藤田 不管做什么都能成为画面,我认为是很有意思的。




心中常存赤冢精神




——第二季度的「おそ松さん」将会是怎样的风格呢?


藤田 ……你觉得会怎样呢?会是什么样的呢?(笑)




——不,这一点还请务必告诉我们(笑)。「想做成这种风格」之类的。举例来说,作品造成的反响如此之大,有受此影响的部分吗?


藤田 那里要怎么办是交给松原君的呢……不过,说到底我自己就是从『银魂』的时期就开始意识着观众来制作的(笑)。就算反响很大,但并不会因此而改变立场。不过呢,难得观众们熟悉了角色,就顺应这点吧。想要再一点一点地做出赤冢先生「无意义」的感觉呢。我觉得赤冢先生比起「搞笑」来更应该说是「无意义」呢。




——最中意的是「向北」,也说了「想做无意义的故事」呢。「搞笑」和「无意义」的微妙的区别,那就是「おそ松さん」中关键的部分吗,关于这点想稍微请教一下。


藤田 对赤冢先生来说「什么才是有趣的呢?」,考虑了几个星期之后,最终觉得并不是「有趣/不有趣」,而是打破规则、以不走寻常路本身作为目的吧。不是「让人笑出来」,而已经是踏入了「偏离常规」「狂乱状态」的领域中了。




——「总而言之打破常规看看吧」这样的感觉呢。


藤田 是的。「总而言之打破常规看看吧」这件事本身,渐渐成为了目的的感觉。不过虽然在『おそ松さん』里没有特别表现出来,在『天才バカポン』的后半里,在『レッツラゴン』里都有表现。【两者均为赤冢老师的漫画作品,前者曾4度动画化,后者中有嫌味出场,小松也作为背景人物被提到】




——赤冢先生后期的作品中尤为显著呢。


藤田 难得的机会,能把那样的世界在「おそ松さん」中展露出一角就好了。




——就是说想要继承赤冢精神。


藤田 只要有原作,就会想要遵循它呢。就算变成了现代的风格,也不能忘记它是赤冢作品一事……虽然是按照我自己的方式。




——「おそ松さん」本篇里,虽然也有傻兮兮的让人笑出来的部分,但是在那之上也有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不如说是稍微有点让人不舒服的感觉。那种地方就显露出赤冢精神了呢。


藤田 我自己也是在小学低年级的时候读了赤冢先生的漫画,当时就只有奇怪的感觉啊。『バカポン』后期的故事之类的。果然也觉得「好可怕啊」,那就是看到了「打破常识的行为」的感觉吧。




——意外的有很深的内涵……不过不如说是「莫非这里什么都没有也说不定」的空虚感。虽然拼尽全力去寻找,但结果什么都没有的那种时候的恐怖,这样的吧。


藤田 是的。很好的说法呢(笑)。是这种感觉。




——那种感觉就成为了并不单纯的「おそ松さん」世界的基础。


藤田 我自己也是牢记这点而进行制作的。当然,也有吵吵闹闹的开心的部分,也有撇开笑点不管的部分。不如说,观众们还真能跟上啊。有反响真是不可思议(笑)。




——反过来说这也让六胞胎的角色更具有魅力了吧。只是看着六个人热热闹闹的就觉得很开心了(笑)。


藤田 哈哈哈哈(笑)。那真的是花时间做出来的。花费的时间以某种形式表现出来了呢。




无意义是氛围和高扬感




——具体来说,将无意义的世界表现出来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藤田 不能想着「这是搞笑」而去表现搞笑,而是注重在对话中的无聊感之类的。比起正统的搞笑,更加注重高扬感和氛围。另外,果然也因为松原君的出身呢(※松原桑本来是TV·广播节目编剧、小品编剧)。是比起动画,实际上让真人出演会更有趣的脚本。所以,也有就算再怎么以动画的方式去描绘也还是不觉得好笑的部分。在修正分镜的时候,就把那种部分全都调整一下,做出「平淡与疯狂」的调子。




——比如说,要对夸张的演出加以抑制吗?


藤田 是的。像是要减少搞笑动画风格的镜头切换【※カット割り】,虽然在实际的小品的影像、TV节目里也是这样的,但是镜头切得很频繁的话不觉得很烦吗。用固定摄像头,稍微拉开一点距离,能够在画面上看到整个舞台比较合适,我觉得这样比较有趣呢。能好好做成这样就可以了。




——确实,从六胞胎全员都各自作出不同的反应的镜头中能感到「おそ松さん」风格的有趣。


藤田 六个人会自然的形成一个空间,不得不做一些蠢事呢。




——比起像「在脸的上方,连续交互切换【※切り返し】」这样的分镜头,稍微拉远一点?


藤田 是的,作出那种画面的时候是有意识的做的乱七八糟的。并不是要拍摄搞笑,而是要拍摄场景。想要把会发生奇怪事情的空间、把氛围本身拍摄下来,因此打算让摄像离得很远来拍。比起「加法」更像是「减法」。故意什么都不做,就那么把场面的氛围拍摄下来。




——从氛围的意义上来说,背景和美术也都很有特征啊。


藤田 背景非常不错呢。美术监督的田村(せいき)桑也是拥有独特审美的人(笑)。美术也是在最初花了相当多的时间的呢。我自己和浅野君和田村桑讨论过好多次。包括如何和角色配合,最终才完成的。




——仔细看的话线是扭曲的呢(笑),作为空间而成立,有种独特的风味。


藤田 是手绘感呢。粗略一看就能明白「啊,是『おそ松さん』」,不做成这部作品的话背景就太可惜了,我是这么想的。本来原作的画面就是非常通俗【※ポップ,pop】的,作为设计来说已经是完成品了。要想办法把那个在动画中变得鲜活起来。




——以原作世界作为牢固的基础呢。


藤田 我自己是有意识这样做的。但我觉得周围的工作人员们最好不要太有意识去做比较好。只有我自己认真注意这点,轻轻地「请朝着这个方向来做」这样立起一个作为记号的旗帜。之后就任凭大家自由发挥,只要是向着那个方向前进就可以了。




——顺便一说有一部分粉丝很在意六胞胎的房间是几畳【※畳:以榻榻米为单位,用于计量房间大小】的。另外还有房间布局之类的。


藤田 ……那个,是设定啦!在意那个的话就输了!关于那部分就随便一点,以昭和的感觉去看待吧(笑)。【向昭和道歉啊!!】




因为想受欢迎所以会加油做的




——在第二季度中,有什么样的故事在等着呢?


藤田 1月4日放映过的,第二季度的第一话是想要如实反映出自己的态度的【※原文姿勢,不确定这里是不是和「事故?」回有所联系的下捏他】。以这种感觉,之后也能顺利进行就好了。




——也就是说,在本杂志发售之前刚刚放映过的「实松先生」就是第二季度的指针呢。


藤田 是指针呢。我觉得那话很不错。一直过着穷酸生活的大叔的故事(笑)。我觉得是做出了非常不错的故事。




——那么在最后,请铿锵有力地说出对第二季度的抱负吧!


藤田 抱负吗……想受欢迎呢。【※和中文不同,特指受异性欢迎】




——(笑)。


藤田 想受欢迎啊,我。




——……感觉上那个变成访谈的最后的包袱了,没问题吗?(笑)


藤田 哈哈哈哈哈(爆笑)。




——不过您现在也应该很受欢迎吧。因为是大人气动画的监督嘛。


藤田 完全、没有受欢迎哟,真的。像这样连澡都不洗就直接去改分镜的人生。到底算什么啊,这个。人世间的反差也太大了。




——但是现在的话,说出「我是『おそ松さん』的监督哟」肯定能引来一片尖叫声的。会被围着要签名的哟。


藤田 不、签名什么的怎样都好。不是那样的,是我自己真的想要受欢迎啊。为了那个今后也会努力进行制作的。




【译注:文中涉及到的摄影术语、放送用语.etc都是我瞎编的…欢迎提出指正】

评论

热度(98)

  1. 松野家的僵尸Porife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