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Animage》2016年5月号 监督藤田阳一访谈

Porifera:

图源 @松野咔咔5555




抱着对100%的遗憾却连1%也未能靠近




——系列完结辛苦您了。怎么样,现在的心情如何?


藤田 虽然一直都是如此,不过我还是没有什么完结的实感呢。刚刚有一点感觉就马上要投入到下一部作品的准备中。我感觉我接工作的方法完全搞错了。




——藤田监督秋季的新作也很值得期待呢……那么这一次,是为了对『おそ松さん』做总览而制作的访谈!在2月号中进行讨论的当时就已经引发热潮了,到现在已经完全成为社会现象了!!


藤田 ……哈(笑)。




——……还是没有什么感觉吗,一如既往的?


藤田 一如既往的、什么都没有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受欢迎。就算作品大卖,也完全没有发生色色的事情呢。其实我是想度过想『草莓100%』那样的人生的,但就算作品大卖也还是1%都没能接近(笑)。




——(笑)。首先想讨论的是最终回。为什么又是、那种内容?


藤田 『おそ松さん』本来就是昭和动画的调子,棒球回是义务(笑)。既然是义务的话,不完成不行啊。而且我和松原(秀/系列构成,相当于总编剧)君也都喜欢看棒球,松原君甚至喜欢到了会作为选手精力十足的去打棒球的地步。果然棒球回很开心不是吗。我很想要『ゲゲゲの鬼太郎』中棒球回合集的DVD之类的呢。




——虽然这么说,也不必偏偏在最终回吧(笑)。


藤田 因为我们两个都很喜欢,能想出来的梗有点太多了呢。棒球的话不管怎样都能插入,反而不好处理了,怎么办呢……就这样保留到了最终回。「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做过,大家也都很喜欢棒球,可以的吧?」就是这样(笑)。




——而且,第24话的「信」看上去是稍微有点向催泪方向展开的,但在最终回的一开始就「被选中选拔了!」,完全颠覆了上话,如同恶作剧般的高潮剧情呢。


藤田 当然,也考虑过各种各样的完结方法,不过还是想要做催泪和搞笑两者兼备的。虽然像「信」那样结局的做法也是有的……不过最后还是变成棒球回了(笑)。逆推的话,因为最终回要做棒球,所以在那之前稍微加入一点不同感觉的故事,戏剧化地推动气氛的感觉吧。




——「信」的氛围感觉上是正统派的剧情高潮的样子呢。


藤田 但是,以「正统派」做结尾的话对于『おそ松さん』来说反而变成假正经了呢。那样的话总觉得有点不诚实呢。




彻底地积累、改进再洗濯




——但是虽说是棒球回,也是很过分的棒球呢(笑)。


藤田 是的,比起正常构筑的情景剧剧本,有点更想乱七八糟的结束掉,就把想到的东西全部加进去了。




——反过来说,整个系列的剧本都是认真构筑好,并由此制作出各个故事的呢。


藤田 是的呢。真的是,每周都要碰面两三次,互相讨论改进剧本。




——以前也曾说过是非常注重情节的。果然情节是『おそ松さん』的关键部分啊。


藤田 我认为那里真的是非常重大的部分。能做出密度如此之高的情节,不觉得相当了不起吗。这次也是,松原君在百忙之中抽出空闲,一有什么想法就来互相讨论,而我一直接受他的想法并给予反馈,来来回回这样重复着。




——连续不断的给出梗一样的感觉呢。


藤田 是的,不断地把梗积累、再积累、改进、再洗濯。整合工作一直是交给松原君在做。如果被问到「这里有什么想做的吗?」就会回答「这样的话如何呢?」,「要怎么让这家伙行动起来呢」「那、就让他这样」之类的。根据话数的不同,也有一开始就从「想做这样的一话」的想法开始,大家一起微调一下就决定了的时候。比如说初期的故事「小松的忧郁」和「自立吧」都是以松原君提炼出的构想为基础而作成的。我也还记得正经的故事像「超级猫」和「恋爱的十四松」,都是先提出一个点子,大家再不断地改进修正而作成的。




——进入第二季度之后,故事就越来越放飞了。


藤田 第一季主要是以让大家理解角色为重点。观众们理解了角色之后,能玩的梗的幅度也就拓宽了。我们决定在第二季度做一些让观众就算看不懂梗,但只要知道角色的个性的话也能看得很开心的故事。




——从故事上来说,后半变得非常有把观众“弃之不理”的感觉呢。


藤田 从我们这边来说,全部都是觉得有趣【※おもしろい】才做的,不过那份「有趣」里既有「interesting」,也有「laugh」「funny」和「strange」等等各种各样的样式呢。这种幅度也能被接受的话就太好了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像是为了能在第二季度里尽情去做,才有的第一季度呢。


藤田 与其说是尽情去做……不如说是为了追上不管不顾去搞笑的赤冢不二夫先生的背影,我们自己也想要追求有趣的东西呢。




若是被断定「这个角色会这么做呢」的话会感到不爽




——到了最终话,对于角色的变化和成长有什么感觉吗?


藤田 明明是那种夸张的画风,却非常像是<普通人>,我自己是掌握了这一特点。浅野(直之/角色设计)君和松原君两人也都不是莫名其妙地习惯了动画,而是将自己实际感受到的、观察到的东西进行变化,再应用到角色当中去的。比起从其他作品中借来东西,更是以自己的实际体验为基础描画角色,因此台词和表情才生动起来。所以没有打算加入很多像搞笑动画里经常会有的极端夸张的演出。不过,十四松多少是有点例外(笑)。




——后半很多地方出现了「颜艺」一样的东西呢。


藤田 那个也是,如果是为了强调实际的感情的「颜艺」的话就OK。因为对表情非常执着,分镜检查的时候也会做修改。「修改也可以,但是请按照这种感情的延长来画」的感觉。为了使松原君的台词生动起来,包含的的细微差别非常多,不注意表情的话不行啊。而且因为是非常简单的、细碎部位很少的角色,眉毛的角度啊眉间的皱褶之类细微的差别也有相当大的变化。我觉得是擅长画画的人反而会感到烦恼的角色呢。虽然是能让擅长画画的人玩出各种可能性的设计,但是那样的人感觉也很敏锐,我觉得他们会感到「这个角色,意外的玩不起来啊」。




——实际上,就是在表情的细节上一决胜负呢。


藤田 我们是打算做成非常纤细敏感【※センシティブ,sensitive】的呢。如果把那种生动感堆积起来,结果被断定为「这个角色是这样的」的话会稍微有点不爽,反而想说些相反的东西了(笑)。突然被人强行断定「你的性格是这样的吧」的话,一般来说不是会先说「不是不是」的吗,会回答「虽然也有那样的时候,不过也有不一样的时候」的吧。六胞胎也是,根据情况会动摇,会反复无常,也会自相矛盾。把那些全部包括起来才会觉得「好普通啊」「像真人一样」。当然,观众们能够以何种方式捕捉到什么是自由的,能够各自接受捕捉到的部分就好了呢(笑)。




第二季度以B面决胜负




——在第一季度中已定型的角色在第二季度中拓展出新的一面,这样的代表角色就是轻松了呢。以「事故?」为契机,从吐槽役变成了被玩弄的角色(笑)。


藤田 (笑)。与其说是角色改变,不如说是因为已经看过简单易懂的部分了,所以这次就来看看B面,让角色更加立体化。另外也有想平等对待六个人的想法在里面。第一季度后半开始观众们就已经能认清各个角色,也熟悉了他们相处方式,已经不需要吐槽役了。那么也就差不多该给轻松别的任务了。




——但是,因为没有能抑制大家的吐槽的人在,失控暴走的故事也急剧增加了(笑)。


藤田 是的呢(笑)。不过我觉得乱七八糟的样子才是本来的赤冢作品的本质,所以不如说就是朝着那个方向进行的。




——描写椴松的B面的就是「椴松的底线」了呢。


藤田 我认为那一话100%是松原君风格的脚本。他本人也说过进入第二季度之后,想展示一些没什么动作的「会话剧」。那一话基本是一步都没出房间,不过松原君本来就写过很多那种发生在狭小空间里的小品。另外「一松事变」也是常见的在狭小的空间里展开的情景喜剧呢。




——「一松事变」也表现了空松和一松的B面呢。不管空松做什么一松都会生气,是这种关系的反转。


藤田 因为一松和空松的关系性在第一季已经固定下来了所以才做的这一话。像犯人和刑事一样处于对立关系的两人在密室里相处,是经典的情景喜剧场景。




——一松和最初相比更加有敞开了心扉的感觉。


藤田 最初是想让他担任更加毒舌一点的角色,但深入挖掘之后发现他也有软弱的地方。是虽然攻击很强,但防御却很弱的类型。一直封闭着内心,一旦被踏入的话会变得非常脆弱(笑)。




——空松为了配合一松的表演而作出的对应也让人觉得「啊啊,就是这种感觉」,体现出一种B面感呢。


藤田 虽然是很难掌握的平衡呢。不过,虽然角色是很重要的不能偏离太远,但每话、每话都是以有趣为重点而而展现出B面的。最初想着「这家伙做出这种事的话会很让人意外」或是「即使这样,也没有偏离原本的角色吧?」之类的,让故事在自己心中能够顺利进行。




——也就是说,在那种情况下空松作出那种反应,大概会比较有趣,所以才……


藤田 不过并不是因为有趣才让大家做出来的那种感觉。还是要觉得「确实如果是这家伙的话,也能做出这种事」。像这样去思考的话就能把角色培育得更像普通人。




声优的绝妙技术支撑着角色




——十四松在整整一话「十四松祭」中扩展了自己的角色……或者说感觉更加让人搞不明白了(笑)。


藤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十四松是很困难的角色呢。该说他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吗。不过我认为小野(大辅)先生没有过分表现,而是集中在自然的那条线上。像是台词的说法等很容易用力过猛的地方,他都正好拿捏在自然的那条线上,漂亮地上下浮动着。




——在「灯油」里让我们见到了至今为止没有见过的表情呢。把灯油补给的任务强推给兄弟们,还因为寒冷而胡闹起来(笑)。


藤田 想把他也有的那样的一面稍微让观众们见识一下。说到底那群家伙,全员都是无药可救的废物人类啊,不好好地平均分摊一下不行啊(笑)。




——不能忘记他们所有人本质都是人渣家里蹲呢。


藤田 不好好描写那里不行啊(笑)。把缺点全部暴露出来之后,角色的魅力和令人爱惜的一面就会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把「废柴又可爱的人渣」这一点以不令人讨厌的方式堆积起来。不仅是六胞胎,豆豆子也是顺利地以这种感觉成长起来的,虽然在原作中也是这样的女孩子呢。远藤(绫)小姐的演技非常出色。能够毫不惹人厌的说出过分的话……没问题的,有这份演技的话就让她再多说点吧!【你们放过aya酱吧!




——(笑)。是因为那个才在最终回之前做了豆豆子个人回「豆豆子大慌乱」吗?


藤田 果然不把这些角色捡起来的话不行啊。六胞胎之外的豆豆子和嫌味、还有豆丁太,大家的角色都很鲜明,再有多少话都不够用啊!是这样的感觉呢(笑)。




——在那种意义上,在后半虽然没有特别着重描写的话数、但却发挥着自己的存在感的角色就是小松了。


藤田 小松和嫌味呢。两人都是拔尖的角色,因此我觉得他们是不是也是很困难的角色呢。所以,我是真的认为樱井(孝宏)先生实在是太出色了。其他5人都比较有能抓住的特点,但在正中央的小松却没有那种特征。但是,决定对话氛围、或是说真实感之界限的基准是小松。




——确实,只要小松待在中间对话就能顺利进行,让人很有安心感呢。


藤田 我觉得那种氛围制作的非常好。樱井先生很好地牵动着对话呢。




——那么想的话,「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许是表现了小松的B面呢。弟弟们都开始努力的时候,只有长男还在顽固的坚持,稍微有点沉重的感觉。


藤田 是的呢。不过,结果他还是好好地待在兄弟当中。还是从前那个昭和的废柴哥哥的感觉呢(笑)。




——从拓展角色的角度来说,六胞胎的发展型(?)「F6」和「女子松」也令人印象深刻。


藤田 「松野松楠」什么的,没有被任何人期待着的感觉很让人开心呢(笑)。F6是帅哥,还有就是任性妄为的感觉。结果F6系列,是该说很厉害【※エグい】呢还是说毫无头绪呢【※ノーヒント,no hint】,和其他话数相比是最让观众感到被“弃之不理”的吧。




——「女子松」意外的是个长寿系列,是抱着怎样的想法作出来的呢?


藤田 『おそ松さん』本质上是「折腾废物男人」的故事,但也想平等地折腾一下女性。不过男性和女性再怎么说还是不兼容,就算硬做成女性也觉得不太对劲。在那时看到了电视上穿女装的人,那样的人男女兼备,可以说是最强的,想要试试做成那样子的。




——也就是说,「女子松」本身虽然是女性,但因为是以六胞胎为基础,也不能断言她们是完全的女性……这种平衡感吧。


藤田 对,是平衡感(笑)。因此,虽然多少有点过分,但是由那种角色说出来的话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对写脚本的横手(美智子)小姐说了「请把所思所想都尽情写出来吧」。




——声优们好像也都很开心地出演了「女子松」呢。


藤田 总觉得大家比想象中还要能干呢(笑)。现场里中村(悠一)先生的空松是最好笑的。「基本上就是个臭男人啊!太狡猾了!」这样子的(笑)。




——变成老年人的时候吓了一跳呢。让人觉得要搞到那种地步吗!?(笑)。


藤田 一开始就决定了「女子松」要做4话左右,考虑到要结束掉这个系列的话,不就只有做成那样了嘛(笑)。




虽然让人觉得不爽但还是要硬着头皮问




——那么……虽然刚刚才被说过「被问到这种事就会觉得不爽」(苦笑),现在最终话也制作完成了,监督对于六胞胎各自有着什么样的印象呢,因为是最后了所以想请教一下。


藤田 哈哈哈(笑)。果然很难啊……比如说小松的话就是「最自由」吧。虽然6个人都是我行我素,其中出类拔萃的我行我素、自由自在、遵循自己的欲望而活的家伙就是他了。




——那么,空松呢。


藤田 空松是「最狡猾」的吧(笑)。总而言之声音太狡猾了呢。虽然意外的出场时间很短,但是不管让他说什么都很有趣,能给人留下印象。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啊。




——轻松。


藤田 轻松……「最生动」吧。轻松的「痛」果然还是我们大家都会有的呢。特别是男人的话不管是谁都会觉得「不是和我毫无关系啊」(笑)。




——那么一松。


藤田 一松是「最意外」的呢。最初明明是个毒舌角色的,反过来被戏弄的时候能出现那么大的幅度变化真是没想到。是最向意外的方向成长起来的角色。




——十四松。


藤田 「最抓不住」。搞不明白他是天然呢还是刻意抱有目的的呢,不知道着陆点在什么地方。虽然不管哪个角色都是这样但没有这么犹豫不定的。将这种仿佛能让行距扩大一般的角色画出来的工作,我觉得很出色的完成了。




——最后是椴松。


藤田 椴松……那就「最适合」吧(笑)。轻松装傻的时候椴松的吐槽就会增加,入野(自由)先生的吐槽的演技比想象中还要有趣(笑)。不仅和我们这边要求的的细微变化相符,更是让人感到「没想到、能以这种抑扬顿挫这样来吐槽!」。入野先生的演技和椴松完全一致,漂亮地酝酿出了末子的奔放。




——非常感谢!那么在最后,拜托您向一直支持着『おそ松さん』的粉丝们说一句来自监督的赠言吧。


藤田 我自己也是从小就受到赤冢作品的培育,从那个意义上来说,这次其实是感到了相当的「使命感」。就结果而言,以前不知道『おそ松くん』的人、更加年轻的一代的小学生等等也去看了『おそ松さ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觉得总算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一样。虽然只是接触到赤冢世界的契机,但是感觉能够传达给下一个世代了呢。请务必以此为入口,也接触一下其他的赤冢作品,那样的话我会很高兴的。因为赤冢世界可是更加更加糟糕的啊!(笑)



评论

热度(78)

  1. 松野家的僵尸Porifera 转载了此文字
  2. Nectar__💜💙Porife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