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家的僵尸

速度松大法好

【おそ松さん\おそチョロ】我协助我哥哥绑架了我(中)

今天也没写文:

我协助我哥哥绑架了我(中)






※おそチョロ


※原作向、含轻微过去捏造


※伪绑架监禁play


※本章含轻微糟糕段子(附链接)






前篇:http://mamiya-m.lofter.com/post/1dcd44a1_b64e34a


  












发动机紧挨在我的耳边嗡嗡震动给我带来的恶心感和被关在幽闭空间内不知被运往哪里去的没着没落的恐惧让我的酒全醒了。我停下了内心对小松哥哥的花式咒骂,决定先尝试着捋清自己的思绪——我的双手现在被迫反剪着紧缚在自己的背后,身体则被摆成了S型,额头和肩膀死死地抵着地面,以一种被人从身后使劲按住了脖子强迫下跪般屈辱的姿势扭曲地蜷缩在这个狭小的后备箱内。这个姿势让我的浑身都疼。 




我试着动了动下肢,想要给自己换一个舒服的姿势。这时,我感到施加在我脚腕上的压力突然减轻了。我发现小松哥哥似乎并没有严格地束缚住我的双腿,而只是象征性地用绳子在我的脚腕上打了个松垮的结,想必是他把我一个成年男性拖入后备箱内就已经筋疲力尽,绑完双手就懒得再动别的了——我有时候真应该感谢小松哥哥这种敷衍了事的性格。我扭动着身体,奋力蹬掉了脚上那些碍事的绳子,用重获自由的双腿狠狠踹向了后备箱的顶盖——我就像在发泄着自己对小松哥哥的怒火一般在车子里乱踹了一气,头顶上黑压压的盖子因为我粗暴的动作发出了一连串低沉的呻吟。




也许是我的反抗让正在驾驶的小松哥哥感到了不耐烦,或者他刚好开进了一个弯道——我听见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发出了一声悠长而凄厉的尖叫,我甚至还未能来得及做出反应,就感到车身突然像失去了控制一般向左侧打滑。我整个人跟着踉跄了一下,因为惯性,我的身体被狠狠地甩进了角落,后脑勺咚的一声砸在了车箱的内壁上。这一下撞得我头晕目眩,也气得我头晕目眩,我敢肯定小松哥哥是故意的——我能想象到小松哥哥的双手不断交叉重叠、游刃有余地掌控着方向盘的模样,我能想象到一路吹来的微风是怎样拖起他被夜露沾湿的碎发,能想象到从街边暖黄色的灯光里垂下的阴影好像一张张疾走翻篇的书页在他微微渗出汗水的额头与鼻梁上一闪而过。他的脸因尚未褪去的醉意而略带潮红,嘴角正支起一抹惩罚到我的坏笑……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车箱内闷热极了,我自己呼出的鼻息还带着浓烈的酒气,酒精在身体里发酵的感觉正使我像个发烧的病人:意识朦胧、脸颊发烫。我大概是耗尽了力气,放任自己像一滩软泥一样融化在这个又闷又小的空间内。我渐渐合上了变得沉重的眼皮,时不时听着外面车轮碾压过地面卷起的小石子砸在车身上发出的清脆的声响。然后,在不知道数到第几个红灯的时候,我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醒来时,那个制造了一切麻烦事的罪魁祸首正趴在我的身上像拿着一根逗猫棒一样晃荡着手电筒,让强光不断从我的脸上扫过。他看见我被骚扰醒了,便朝我露出了一个极其欠揍的笑容。




我的宿醉已经完全好了,以至于在看到那个没心没肺的微笑之后,昨晚一直积郁在我心中的愤怒全都化为了一种想要一拳捣烂他那个因得意而高高翘起的鼻梁的冲动。然而,从手腕上传来的触感,以及看小松哥哥那一脸志在必得地压在我身上的模样都提醒着我,我现在一定还被他捆着。




“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小松哥哥?”我拱起膝盖推了推小松哥哥支撑在我身体两侧的大腿,烦躁地示意他从我身上滚开。




“就你看到的呗,我正在绑架你。”他回答得云淡风轻,仿佛在他的认知里绑架就和吃饭一样稀松平常。小松哥哥的两条手臂依旧具有压迫性地撑在我的头顶两侧,我从他居高临下注视着我的眼神中看不到一丝在开玩笑的意思。




“我就是在问你绑架我做什么!你、你难道想要钱?”




不……绑架自己的弟弟找家里要钱,这是怎样的蠢货才能干出来的蠢事!?




“怎么会!反正就算轻松你遭到绑架,我们家那群冷血怪物大概也不会出钱赎你的,这点哥哥我最清楚啦!”这话说得倒是没错。虽然这件事讲出来有点可悲,但是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松哥哥习惯性地刮了刮自己的鼻子,那是他感到害羞或者窘迫时时常做的一个动作。但在我看来,那也是他在心里打着什么坏主意时的动作。果不其然,小松哥哥一直用一种露骨的、仿佛要把我剥个精光的眼神直勾勾地打量着我,直到我觉得自己就快要被他盯穿的时候,他突然歪了歪嘴角,勾起了一个极不怀好意的笑容:“不过,如果按照A○V的流程,接下来我是不是就该干○你啦?”




——啊??????




我整个人弹坐起来,差点气急败坏地喊出声。但鉴于我的哥哥现在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绑架犯,这儿还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着的大活人能够提供铁证,我还是忍住了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如果我现在能够看到自己的样子,我想我的耳根连着脖子那一块儿一定会像烧起来的热铁一样红。有一瞬间,我真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可转念一想,如果是那个以为给钱就能在联谊会上随便摸女孩子的人渣哥哥,他就绝对有可能说出这种下流话。




“不行吗?”




“当然不行!”




他摆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为什么啊?”




“你别跟我装傻!现在、在这里!这个前提就很有问题!你先告诉我,这儿他妈的到底是哪?现在几点了?这周围怎么看都是些石头吧!这里是石洞?好冷!”




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吼了起来。我现在大概就像一只干燥的、火药充沛的爆竹,凭小松哥哥一丁点的厚颜无耻就可以随意地点燃。发泄出来的那一刻,我就有点后悔了。




因为小松哥哥打着手电筒,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我现在所处地方的模样。这个地方就像我形容的那样是个岩石洞,但并不太深,看上去更像是哪个堤坝下的桥洞或者封死的地下管道。洞穴内的空间大概可以容下两三个人,宽度足够塞进一把撑开的伞,稍微抬起手就能触碰到的拱形的天顶就像车站前用来躲雨的棚子一样有一个漂亮的弧度。由于它的三面都被布满青苔和锈渍,看上去凹凸不平又坚固无比的石壁所环绕,我的声音击打在上面就像一块扑通砸入湖中的小石子,在平静的湖面上激起了一圈圈荡漾的涟漪。我不太确定这个时间外面还有没人(毕竟外面漆黑一片),但我仍担心声音太大会引来别人的注意。那样的话对我、对小松哥哥来说都是个麻烦。




洞穴的入口似乎是直接通往外户外的。如果天还亮着,外面的景色便一定能通过这个半圆形的洞口一览无遗。现在只能隐隐约约地望见远远的地平线上泛着淡淡的白色,与白色交织的阴影又由远及近依次从深蓝变为浓重的漆黑,像一张徐徐摊开的厚实的毛毯,摇摇欲坠地垂在我们的头顶。我的耳边回荡着一些细小的风声,还有一种像是拿猪鬃毛的刷子刷洗什么东西时发出的沙沙声——我想那是海浪的声音。




“我们现在是在哪里的海边吗?”我问他。




“热海!*”那个人兴致勃勃地答道,“我之前不是跟你提过我想来吗?但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就只好这样了!”




“‘就只好这样了’你个头!!你疯了吗?你这家伙有没有你是在搞绑架、在犯罪的自觉啊?把人质带到旅游胜地来是想怎样!?你是笨蛋吗?”




这种好像在无知无觉中犯下了不可挽回的过错的小学生当被质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却回答只是想得到妈妈的关注般任性又无聊的动机当然不能成为他下药、绑架,并连夜把我载到这不知是什么鬼地方来(哦,是热海)的行为的辩护;事实上,我最讨厌小松哥哥这种自说自话、把什么都不当一回事儿、又擅自将他人卷入自己的麻烦,还以为别人也甘之如饴的态度了。他以为自己是谁?把我们当猴儿耍吗?




很多时候,我对小松哥哥报以愤怒,是因为我必须用反抗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再被他牵着鼻子走了。从小学到现在,我被他愚弄的次数难道还不够多吗?他总是具有一种可以把周围的人都卷入他的节奏的奇妙的能力。而我,我却从未发觉我为了对抗小松哥哥、为了与他分离、为了做我自己而萌生出的这份怒气,恰恰是我已经适应了他的证明——如果我当时能够冷静一点,事后回想起我这段语无伦次的对话,就不难发现这其中除了愤怒之外,还夹杂着一丝连我自己都不明白的期望落空时的寂寥。这寂寞可能是关于这场荒谬的绑架——我似乎希望小松哥哥给我一个他这么做,并能够使我信服的理由。我急切地想要从他嘴里讨到某种说法,但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甚至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接受小松哥哥给出的任何理由——我明明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或者我可以装作受到侵害的样子跑到大街上去求救,让他进局子和警察去交流那些所谓的理由。总之,我没必要去配合他的闹剧,更不用耗费口舌去说服他什么(就像说服真正的绑架犯那样)。因为,不论我顺从与否,哥哥绑架自己的亲生弟弟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荒谬。这荒谬就像在一座内部构造精致、完美的钟楼里栖居着的一只老鼠,它在钟楼里安家打洞,跑遍建筑物的每一寸,比钟楼里任何一个零件都要勤劳快活,可它却从不被要求作为零件的一部分参与到钟楼秩序井然的运作里。没有老鼠,钟楼还是照样每天都准时敲响。老鼠在这里生活着,仅仅只是生活着,而这生活对钟楼来说毫无意义。




——那我干嘛要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感到沮丧呢?




也许,小松哥哥说的一点也没错:“怎么了,轻松?你难道是在担心我?”




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但你放心,哥哥我可是有备而来!现在才凌晨三点,大家肯定都还在床上睡觉,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的。因为我想和轻松你来热海,脑子一热就把车开过来了!结果完全不知道该把你安置在哪……哥哥我又没有钱住旅馆咯?光是为了灌醉你花掉的酒钱和租车子的费用就花光我好不容易赢来的资金啦!我本来还想留一笔再狠狠赚他一把呢……不过我们很幸运,我发现了这个洞!位置偏僻,隐蔽性又好,我们俩想在这儿干什么都行!”




我看到小松哥哥又露出了那种笑吟吟的、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的表情。他话音刚落,便背过身去偷偷摸摸地在阴影里鼓捣起什么东西来。我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正要质问他又想搞什么鬼,却不料小松哥哥突然转过身来用一种见了鬼的郑重将两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诶?什么?干嘛?”我有点慌了,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一下。




和小松哥哥视线相对的那一刻,我瞥见他的两个腮帮此时就像一只嘴巴里塞满了葵花籽的仓鼠那样鼓。




——装什么可爱啊!




我突然挣扎起来,用力扭动着身体想要甩开小松哥哥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该死的他还绑着我!)。然而,小松哥哥就像早就料到我不会乖乖就范一般杵在那里纹丝不动,反而更加用力地收紧五指钳住了我的肩膀,另一只手甚至变本加厉地绕到背后扣住了我的后脑。他那鼓囊得像仓鼠一样可笑的脸离我越来越近,在我惊恐地注视下,小松哥哥用他那两片撅起的嘴唇轻轻压上了我的。




http://www.jianshu.com/p/54aec286fce4




我很少看到小松哥哥流露出这种焦躁不安的情绪。哪怕是平时我们争吵得最厉害的时候,他都不会对我使用超出兄弟打闹范围以外的暴力。显然,他现在拿我这个丝毫不准备配合的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一想到是我把他逼成这个样子的,我的心里竟油然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满足感。这太奇怪了!明明人类灭亡、听了会让人下体一凉的维纳斯诞生还有我和他幸存的二人世界都只是存在于我们天马行空幻想中的产物,那么我和他又到底是在为了什么东西而较真啊?这不是神经病嘛!




我被脑海里突然涌出的这个什么都没所谓了的想法给逗笑了,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短促得像是在打喷嚏一样的笑声。小松哥哥看到我笑了,也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鼻子跟着笑了起来。


 


空气中有什么正在慢慢变化。我们俩肆无忌惮地大笑着,身体快乐得直打颤,最后甚至连眼泪都给呛了出来。等我们回过神来时,我和小松哥哥竟然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地抱在了一起。我们头挨着头,肩膀碰着肩膀,来回动着脑袋要蹭不蹭地点着对方的鼻尖,小心翼翼地汲取着彼此呼出来的温暖的气息,好像世界上会呼吸的就真的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我想,我其实是明白小松哥哥的意思的:他大概是想创造一个场景,让我可以无所顾忌地和他待在一起吧。毕竟,只有在残酷的灾难的面前,我们才会发现人类引以为傲的文明在庞大且不可违抗的自然法则面前是多么得不堪一击。人类亲自为人类自身施加的定语将不能再作为一种约束,甚至连文明本身都将不复存在。倘若我和小松哥哥真能在上帝心血来潮的大洪水中被选中作为新人类的种子成为幸运的“诺亚一家”,那个梦想是成为人间国宝的大野心家一定会迫不及待地在方舟上就建起“小松王国”。我甚至都能想象出他握笔一挥,毫不负责地在新法案上起草“小松国王享有全国的小钢珠店和赛马场的永驻权”、“家里蹲也是光荣的工作”、“兄弟能够永远都生活在一起,和弟弟也能接吻做爱”诸如此类的无理要求了。然而,在这个总共只有两个人的国家里,立法了也没有什么用。




小松哥哥称得上是一个坦率的人,至少要比我坦率,可是他爱人的方式实在是令人敬谢不敏。我知道他喜欢自己的兄弟,喜欢身为六胞胎的我们,喜欢到甚至希望我们永远留在家里做neet也没关系。虽然这之中并不能排除我们每一个人的懒惰和对小松哥哥的依赖助长了他对我们的爱,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他的帮凶,可我果然还是认为这是不正常的。我也知道他喜欢我,然后他送给我的告白就是下到酒里的安眠药和颠簸到我想吐的车,还有捆住手脚的绳子与热海。小松哥哥是个笨蛋,而此时被这个笨蛋稍微有那么一丁点触动到了的我,显然也是一个无药可救的白痴。




我其实知道,只是一直以来都在装作不知道而已。——事实上,我才是那个一直牵制着他,在不知不觉间助长了小松哥哥的爱的帮凶。




我低下头,沉默地盯着自己的鞋尖。




“来做吧,小松哥哥。”再次开口的时候,我听见自己这样说道:“就今天一天,你想做什么都行。”








TBC








*关于这个注解,因为我实际上没去过热海,而且热海那边主要还是推荐泡温泉,所以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那里会不会有一个这么现成的洞(。)所以文章里我就超级含糊的用不知道是岩洞是桥洞还是地下管等我能想到的一些洞糊弄过去了233333




本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也想过用架空的比如动画里出现过的那个写着自决的海峡(要变成殉情故事了好吗!)作为地点。之所以这么执着热海,当然是因为热海作为速度蜜月圣地怎么能随便放弃!!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出于我的恶趣味(。




就像文中choro吐槽的那样:哪有人搞绑架搞到热门旅游景点去的啊!但是他真的这么做了不是也挺有oso风格的吗?虽然火候完全不够,不过我还是想试试写出松的那种莫名其妙的荒诞感233333因为我本意不是想写乌托邦故事,所以把绑架和旅游热点两样东西放在一起,也稍微有一点其他的暗示意味吧。(没人在意




但还是为素材不实向大家道歉。


XDDDD




至于途中明明没在开车却突然飙出一堆敏感词(。)的那段我本来也是这么考虑的,但写着写着就变成只是我自己想讲下流话了23333




抱歉这次后记啰啰嗦嗦讲了一大堆……下一章就开开车收收伏线然后就完结!(。)希望我这辣鸡手速可以争气一点[笑cry]




感谢你看到这里!


お粗末!






不知为啥这篇在速度tag下被吞了??我重新试一下……

评论

热度(99)

  1. 松野家的僵尸今天也没写文 转载了此文字